穿越不相爱 第一百八十四章 寻母

2020-02-15 18:04:27 来源: 文山信息港

穿越不相爱 第一百八十四章 寻母

“公子。哎~”阿毛望着自家公子伤神的样子。

情风看着那窗户前相交的两个人,“真的没机会了吗。”

“啊~该死!”夜魔看着自己手上血肉模糊。他怎么也没想到青儿会用毒。

不过凤夕夜中了自己的毒,呵,如果今晚不解毒必死无疑,说起这个.....

都城客栈,“老头你烦死了~我不吃这个”

“那来这个。”

“不吃

。”

“臭小子,还想不想找你娘了?”只见一个老人家拍着桌子。

“呜~呜~”小男孩瘪着嘴作势就要哭。

“天啊,我的小祖宗你到底想怎样。”毒牙子看着四周望过来的人,活像自己拐卖儿童似的。

“你说呢。”落念怀瞪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玉雕的模样,惹人怜爱。

“天啊。”毒牙子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么个小祖宗。

“走吧。”

落念怀摸了摸眼泪,露出一脸的奸笑,老头肯定知道娘亲的下落,敢瞒着自己。

“在这呢,还是在哪呢?怀儿啊我真不知道你娘亲现在的下落。”毒牙子无奈的看着边上的小人儿。

“老头你信不信我现在立马就哭你看。”落念怀不怀好意的看着周围人来人往的大街。

“行行行~走走。”毒牙子倒不是不想帮落念怀找到落青,只是他的消息一直到了落青以罗晴的身份进了太子府之后。

就没有了下文,无论怎么查再也没有查到,而偏偏落念怀急着要找他娘。

他不是没阻拦过,不过这小子的武功造诣和用毒可都快赶超他了。

稍有不慎自己就会被他算计,还真不知道这臭小子的脾气像谁。

还有那一张脸自从出了谷可没少来惹来是非,就拿现在街上那些个老女人,小姐的看到他就忍不住上前动动他。

这小子心思藏的可深了,也不拒绝,还专挑那些个有钱的。

还别说这一路可给他生了不少盘缠,“哎呀好可爱的小娃啊。”

“就是长得怎么这么帅,长大估计可是要迷到一片少女的芳心。”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小弟弟你娘呢。”

“小弟弟姐姐给你买糖。”

“小弟弟跟姐姐回府吧,姐姐家有好多吃的。”

“走开,我现在没工夫。”落念怀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道。

他现在就着急的找娘亲那有时间理会这些,偏偏人家听了他这话,不觉得没礼貌反而觉得更加迷人。

有个性,“老头。”落念怀实在不耐烦了,小身子一缩,往人堆里溜了。

“诶!人呢?”

“人呢怎么不见了刚刚还在这....”

“死老头你故意报复我是吧。”落念怀直接的爬上了毒牙子的背上说道。

“哪有,你之前不是爱逗这些人玩吗。”毒牙子说道。

“今天不行我要找娘,我想她了。”落念怀趴在毒牙子的背上轻轻的说道。

“哎~总归是个孩子。”毒牙子无奈背着小人儿往太子府走去。

太子府,“娘娘奴婢听说今早尚书府在皇上面前参了太子一本。”

“说是唐侧妃在太子府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还让皇上彻查太子府给唐侧妃一个交代。”

“不过皇上没有答应,说太子府毕竟是太子的门面,这件事暗中调查即可。”

“否则招来话柄,为此尚书大人可没少气愤。”

“呵,唐玉洁不过就是个侧妃,尚书大人还真是爱女心切。”

“太子对此事本就一无所知,到把唐玉洁的死怪罪在太子殿下的身上。”

“还真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朱雨薇说道。

“娘娘,可是这件事不是明摆着是太子妃做吗,那支簪子。”小飞说道。

“嗯....”朱雨薇不悦的看了小飞一眼。

“是奴婢口误,既然咱们有允心柔杀害唐侧妃的证据为何不将此事告知太子。”

“这样一来尚书府也不会针对太子府。”

“小飞,所有人都知道太子妃已死,就连那日本宫也当着太子的面否认允心柔。”

“如今你让本宫将此事告知殿下,那不是自打嘴巴。”

“那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允心柔还活着,何况让本宫去举证允心柔,我可不想正面与明月山庄照面。”

“娘娘说的有理,是奴婢愚钝,那娘娘这发钗?”

“你看本宫戴着如何?”朱雨薇将手上的太子妃簪子插进了自己的发间。

“自然是漂亮,这发簪犹如为娘娘量身定制一般。”小飞奉承道。

“是吗。”朱雨薇满眼带笑的盯着铜镜。

“老头就是这吗?”落念怀看着门上写着的三个字。

“是啊,我只知道在这。”毒牙子回道,不过这还是一个月前的事,当然这是他内心独白。

要是被这小子知道肯定指不准怎么闹腾自己,“夏暖啊,我好想晴儿姑娘啊,她怎么突然就走了一声不响的。”春雪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道。

夏暖整理着衣服,“是啊连衣服也没有带走,殿下只道晴儿姑娘走了。”

“至于走那,为什么不告而别。”她们一概不知。

“老头你干嘛,到底是不是这院子。”落念怀无比鄙视的看着毒牙子。

“应该是。”毒牙子说道,他也是第一次来怎么会知道。

“这次最好是,我可不想再走错了”,落念怀埋怨道,毒牙子拿出身上的迷香对着屋子一吹。

“夏暖,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好香~”说着晕了过去。

“搞定。”毒牙子从屋檐上跳了下来,落念怀身子灵巧的钻进了屋子。

“老头你这你想是不是过期了,这味道一点都不好闻。”落念怀嫌弃的捂着鼻子。

“是吗?”毒牙子放在鼻子里闻了闻,“我去潮了。”毒牙子直接扔了。

落念怀翻了个白眼,“没事没事放心潮的也比普通迷香管用。”毒牙子红着脸说道。

“有娘亲的味道。”落念怀看着床榻上夏暖躺着的位置。

一把扯过那白色的衣服放在鼻子里闻了闻,“娘,是娘的味道,老头娘真的在这。”落念怀高兴的只叫。

“怀儿~”毒牙子心软的看着落念怀这个样子。

“老头你说娘要是见到我会不会吓一跳?你说她有没有想我?”

“她会不会怪我偷跑出来。”落念怀又是开心又是失落的说道。

“怀儿你娘不在这。”毒牙子实在不忍心的说道。

“骗人娘的衣服都在这,老头你开什么玩笑。”

“怀儿一个月前你娘还在这,不过现在我真不知道,她们没给我消息你娘一个月前消失了。”毒牙子认真的说道。

“老头走”落念怀盯着毒牙子的眼睛确实察觉到他不是在开玩笑。

“那你说怎么办,好不容易找到娘之前住的地方。”落念怀拿着那白衣不舍的放下。

“对了你不是说这个房子是我爹的?”落念怀想到什么似的。

“那他肯定知道我娘在哪。”

“怀儿。”毒牙子真没想到落念怀会想找凤夕夜。

对于凤夕夜和将军府的瓜葛,怀儿扯进来怕是不好。

“怀儿要不我们先回客栈我在派人找找。”

“不要,我不走,找不到娘我不走。”落念怀坚定道。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