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大陆第二百零二章如风的时光

2020-01-23 20:29:50 来源: 文山信息港

摘星大陆 第二百零二章 如风的时光

时间的小院千千万,各有各的悲欢,连晨的小院之中笑语一片,唐府唐城的院落中碎瓷一片。△,

现在的故事同样是发生在一间小院中,不似唐府之中的奢华,也不似青玄学院的朴素,此间颇为悠闲清净,静静地坐落在渭流河支线旁的某条不知名的巷弄之内。

悠闲的小院之中自然有着悠闲的少年。

一袭黑衣的段天澜端坐在院落中的石凳之上,翻看着一本名叫夙兴的书,少年的动作很平稳很缓慢也十分认真,就连发髻之上落了两朵槐花都不知情。

莫邪从小院的无踪走了出来,看着段天澜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个人爱好之中无法自拔,邪气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师兄,龙家递来了帖子,説是在三日之后的晚时,在启辰殿中会有摘星夜宴,宴请了所有有资格登楼的人物,届时也会有龙家负责此次摘星楼之行的大人物出场,我们去不去?”

等待了半晌之后,莫邪见到段天澜没有半分理会自己的意思,看样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到来,终于忍不住缓缓开口,声音渐次提升,开始如若无闻,等到説出最后一句“我们去不去”的时候,音调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水平。

当第一个音节落在段天澜耳中之时,他便从阅读的状态惊觉而醒,将手中的古籍放在石案之上,认真仔细地听着莫邪所説的话。

“摘星夜宴是龙家宴请摘星楼登楼人员的宴会,各方势力应该都会到场,我们天山如果不去的话怎么也説不过去。”

伸手将头dǐng的槐花掸落,段天澜的表情很平静,温和地对着莫邪笑了笑:“你带着他们五个去吧。”

听到这话,莫邪微微皱了皱眉:“师兄不去么?”

“我不太喜欢热闹。”段天澜回应地很随意,很平静,但确实是事实,不是他搪塞的借口。

莫邪微微颔首,确实,自己的师兄向来不喜这些喧闹的场景。就连自己一行七人初置朝阳城,明暗亲王亲自来邀,段天澜都因为担心皇宫太吵闹而婉拒了对方的好意,挑选了这么一方安静的住处。

“既然如此,那我便带着他们去了。”

莫邪diǎn了diǎn头,不在多説什么,转身回屋进行一些准备。

如段天澜这样的存在确实有着不给龙家面子的资本,不过他们六人却不行,况且此次摘星楼之行由龙家带队,天山甚至连一位执剑长老都没有派来,可以説此次是仰对方鼻息,所以龙家举办的摘星夜宴,他们必须参加。

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礼节。

……

与皇宫相隔不远的苏家府邸之中,一位淳朴的少年安静地坐在苏家正厅之中,自饮冷茶。

这位少年眉目之间憨厚淳朴无比,一道连在一起的墨眉并没有让他显出任何突兀的狠历,他坐在苏家最华贵的厅堂之上,就如同一位朴素的农家少年坐在自家简朴的院落之中。

他手执杯,轻饮茶,表情没有不耐,也不专注,只是最平静的随意,或者説最简单的笨拙。

至于他饮得那杯冷茶,自然不是真正的冷茶,因为没有人敢冷落这位朴素无比的少年,不只因为他是这座府邸日后的主人,他在边疆斩下的风雨,更让人尊崇!

这位少年正是苏家苏破!

那位在边疆斩风斩雨多年的少年,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漫长试炼,在摘星楼开启之时回到了朝阳城中!

他手中的那杯茶是采自北海之缘的崖峭之上,寒意浸透的最dǐng尖冰海茶,名贵程度恐怕就算龙家世子都不得一品!他身上的裘衣取自魔境边缘一种恐怖的沙漠巨狼,这种巨狼数量总共也不超过百只,所以它们的皮毛珍惜而名贵。

不过纵使如此珍贵的衣裘、茶叶,也不能衬托出苏破高贵的气质,因为他本来就很普通,很平凡,就是一个泯然众人的朴素少年而已。

“破儿,你这几天在家中住得可还习惯?”

苏家家主从厅外缓缓走进来,看向苏破的眼中满是老怀的欣慰。

“习惯。”苏破微微一笑,含蓄的有些质朴,旋即那道如同飞刀般锋利浓艳的眉头缓缓皱起:“只是有些太安逸了。”

苏家家主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苏破会给自己这样一个答案,望向少年平静的面容忽然有些心酸和迷茫。

自己这些年,是不是把自己这个儿子逼的太惨了?

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就要开始在边疆的风沙中斩风斩雨,整天面对死亡的阴影……

“咳咳。”苏家家主惭愧的咳嗽了两声,看向苏破的目光越来越柔和,渐渐变得慈爱:“过两天摘星夜宴,你准备怎么做?”

“需要准备么?”苏破有些不解也有些迷惑,天真地扬了扬头:“而且需要我做什么?”

苏家主表情滞了一下,变得严肃和认真了起来。

“你要注意,你现在代表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而是整个苏家。”

苏破听了苏家主忽然变得严肃起来的话,也为之一凛,想到龙家的面子和姿态,缓缓diǎn了diǎn头,知道自己在摘星夜宴上必须要恭敬执礼了。

……

“可是,为什么光明神殿还要对龙家讲礼节呢?双方态度明显已经两厌,何必还要互相买彼此的面子?”

连晨一脸不解的偏着头,望向身侧的少女,非常不解自己和她为什么一定要去那场摘星夜宴,少年的面色非常平静,连使用不解的语气也没有给他脸上涂抹上什么异色,更不要説此时两人身处的环境了。

两人此时坐在一颗高耸入云的云树树枝之上,双脚悬空,若这颗千年云树下有人抬头仰望,见到极高处竟有人影,想来会惊出一身冷汗。

这种足有十余层楼高的云树,若是寻常人攀至此处,恐怕会惊悚的连话都説不出,向下瞥一眼就会浑身发抖,不过此时树梢上的两人却完全没有反应,就如同坐在普通的秋千之上一般。

梁月儿轻轻摇晃了一下悬空的双腿,闪烁了一下修长的睫毛,冲着少年微微一笑。

“没错,光明神殿是可以不用给龙家面子,所以属于光明神殿的那些登楼者都不会去参加摘星夜宴,只随着最后摘星楼队伍一起启程。不过你别忘了,你可不是完全已经站在光明神殿之中,享受光明神殿的供奉尊位,所以虽説任何人都知道你、我已经站在光明神殿阵营,但我们毕竟不是光明神殿,所以龙家的面子你必须给,摘星夜宴你必须去。”

少女一字一顿的向着树丫上的少年解释着,双眼微眯宛如月牙,清脆的声音浮响树冠层,惊起无数飞鸟。

连晨愁眉苦脸,有些抑郁的皱了皱眉:“龙家组织的夜宴,肯定会有无数让人心烦的角色登场,而且谁知道龙家又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梁月儿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声音变得清脆起来:“难道你怕他们?”

连晨缓缓吐出一口气,望向天边的云翳,眼神无比深邃,语气无比惆怅。

“面对龙晚陌这种恐怖的角色我为什么不怕。”

少年怏怏的説道,想起小院之中、面馆之中与龙晚陌的两次相遇,那种渊渟岳峙的宗师感,那种如临深渊的恐惧感,他便遍体生寒。

梁月儿把脸转过去,盯着少年的侧脸,认真而清晰的开口:“太子殿下不会拉下身段来针对你的,你最多面对如莫邪、唐城这样的角色而已,可还会怕?”

听了少女的话,连晨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如果龙晚陌不难为我,那我确实不怕什么,只不过那些人还是会让我有些心烦。”

“我必须要代表梁家赴宴,如果你不去让我去面对唐城?”

梁月儿淡淡的开口,脸上仿佛笼上了一层寒冰,绿意盎然的云树枝头,瞬间被霜意笼罩,结出一道道冰碴。

而连晨在听到唐城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不自觉挑的飞起,如同两柄刺向天空的小剑一般。

“好吧,我去。”

少年不再平静的声音落在少女的耳中,令她脸上的寒霜渐渐融化,笑意又重新恢复。

于是梁月儿小心的挪动了一下身位,在树枝上距离连晨更近了一diǎn,然后张开双臂,轻轻给了他一个拥抱,让少年脸上的表情彻底凝固。

数十丈的云树枝上,少女放肆地拥抱着少年,没有一diǎn矜持,不过这样的场景没有落在任何人眼中,仅仅落在了云端之上,落在了灿烂的阳光里,落在了这如风的时光……

(ps:到广州了,唔刚刚住下,准备开始实习,这章写得有些潦草,唔,看在今天我只在车上睡了两个小时的份上,体谅一下我……明天正式入职,也会比较忙,更新依旧比较晚。)

齐齐哈尔市第七医院预约挂号
望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内蒙古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威海妇科医院排行榜
日照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