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邓州花洲水泥厂违法占地污水直排丹江口

2019-05-17 02:10:03 来源: 文山信息港

河南邓州:花洲水泥厂违法占地污水直排丹江口

2007年当地政府假借澳门投资商合作办厂为名,在群众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柏扒组302亩耕地,以每亩1.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花洲水泥厂。据村民反映,柏扒组依傍一片面积达上千亩的山林而生,2007年花洲水泥厂以2800万元买下了这片山林,开始了掠夺性的开采。此厂距柏扒组村民住房仅百米左右,距丹江口水库三公里,严重破坏生态并污染环境。

以东线开工建设为标志,中国南水北调工程的大幕早已拉开,与北京联系密切的中线水源地——河南省南阳市,已经为这项举世瞩目的工程做出了无数的贡献,邓州作为南水北调中线渠首,更是为保证“一库清水”做着长期不懈的努力。但让人寒心的是在一片和谐中却有一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暴利企业顶风作案,将利益至上的金钱观高高挂起,不断危害百姓,而有关政府不积极作为、监管不力,更是让人忿忿不平。

为什么美丽乡村会发展成为矛盾激化、上访人员众多的问题村?为什么朴质村民会怨声载道,矛头直指基层政府?在河南省邓州市杏山旅游开发区张岗村柏扒组上访村民的声声控诉中,真相渐现!

非法侵占340亩耕地 为求补偿村民举步维艰

“他们建厂,没有审批程序,占了我们三百多亩。”据村民介绍,2007年当地政府假借澳门投资商合作办厂为名,在群众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柏扒组302亩耕地,以每亩1.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花洲水泥厂。“其实那就是他们个人的厂,私人企业。我们去国土局要看这个占地的审批手续,他们说有,却拿不出来!”村民周某告诉,因为对水泥厂占地和土地补偿标准不满,几年来,老百姓已经组织了多次上访,在群众集体上访之下,政府批准每亩另补8000元。“本来应该是两万,我们现在拿到手里的也只有一万七八。那都是干部说的,我们也不知道应该补多少。”村民的口气中满是无奈和怅然。

从村民口中还了解到,柏扒组另有41.24亩土地以每亩每年1200元租给了花洲水泥厂,“那些都是好地,他们说那是石落地,就是想少掏点钱。”村民用愤慨的口气发泄着不满。“我们07年去领钱的时候,水泥厂行政部的木主任说村主任领走了,我们一分钱没见着。后来因为上访,才领了08年到现在两年半的钱。”数年的上访,举步维艰下,村民的语气中充满疲惫。

土地,承载着农民的未来和希望。国家三令五申,要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如果非法侵害土地者不收敛,相关部门行政不作为,又怎能守住这关系人民温饱的土地红线呢?老百姓不奢求政府人员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希望政府是公正的,是不用强权压制老百姓合法权益的!仅此而已!

法律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未经批准或者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用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对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擅自将农用地改为建设用地的,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恢复土地原状;对非法占用土地单位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

掠夺性毁林采石 污水直排无人监管

村民们的气愤与无奈,除了守护自己的耕地外,无数次的艰难上访又是为了扞卫什么?丹江口水库又为何警钟长鸣?在村民的阐述中,渐渐拨开乱相一角。

据村民反映,柏扒组依傍一片面积达上千亩的山林而生,2007年花洲水泥厂以2800万元买下了这片山林,开始了掠夺性的开采。此厂距柏扒组村民住房仅百米左右,距丹江口水库三公里,严重破坏生态并污染环境。“水泥厂离我们很近,就在我们院墙外面。”村民告诉:“他们运煤烧石头,每天乌烟瘴气的,以前夏天我们都睡平房上,现在都不行了,早上起来一身灰。种的庄稼上都是一层灰。”

“他们炸石头震动很大,我们的房子都震漏了,现在村里90﹪的房子都漏雨。”因为花洲水泥厂施工噪音很大,已经严重影响了村民的正常生活。村民对说,他们也针对这个问题多次上访,可是政府没人管。

村民说本来污水是要在净化池中净化之后才能排放,但是水泥厂并没有这道工序,“他们的水都是排到大池子中的,然后就直接排到了水库。”直接导致了水库的水质受到严重污染。“河里的鱼都死了,我种的红辣椒长出来都不是正经颜色,偏黑的,不红。”提到自己辛辛苦苦的耕种,却因遭受污染而不断减产,村民周某颇为痛心。

来来往往的拉矿石车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环保和经济利益之间到底孰轻孰重? 疯狂的毁林采石攀而无减,它给村民带来的,将是不可估量的损失,甚至是灾难式的后果,不禁为柏扒组几年来遭遇的环境污染深深叹息!

法律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开采矿产资源,必须遵守有关环境保护的法律规定,防止污染环境。开采矿产资源,应当节约用地。耕地、草原、林地因采矿受到破坏的,矿山企业应当因地制宜地采取复垦利用、植树种草或者其他利用措施。开采矿产资源给他人生产、生活造成损失的,应当负责赔偿,并采取必要的补救措施。

暴利企业缺失诚信 主管部门监管不力

花洲水泥厂缘何敢如此置相关环保法规不顾,肆意顶风违法排污?到底是当地政府及相关主管部门无意监管还是监管不力?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饱受污染的村民坦言:花洲水泥厂污染状况一直非常严重。为此,从07年,村民就集体多次上访相关部门。根据河南省环境保护局文件豫环审﹝2007﹞133号,河南省环境保护局关于河南省邓州市花洲股份有限公司4500t/d熟料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厂址变更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显示,对花洲水泥厂在废气、排污、噪音等方面都有明确而严格的要求,同时还要求南阳市环保局和邓州市环保局明确专门机构和人员,加强对该项目施工期间的环境监督管理,批复中让村民在花洲水泥厂投产前“予以搬迁”,可是事实又是怎样的呢?

直至现在,搬迁一事并未落实!污染就在眼前!柏扒组600多村民的生活环境面临巨大威胁,相关职能部门为何无人监管?

针对花洲水泥厂事件采访了邓州市国土资源局土地利用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关于水泥厂的占地是有非常完备的手续,但是所有档案已经上交给了上级部门,而她们部门领导年底很忙,不在,暂时不能回答的问题,她本人可以做记录,然后汇报给领导。

随后联系了邓州市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领导不在,让稍后再打。一个小时后,再次拨通了环保局,这位工作人员又告诉,领导有事,暂时不方便接听。截止发稿仍未接到邓州市相关部门的任何答复!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邓州市花洲水泥厂非法占地,毁林采石,滥垦乱挖,如此大面积的耕地和林地被破坏,当地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隐患重重,这些问题究竟该由谁来监管?漠视国家法律、弃人民群众的利益于不顾,这一切究竟是权利所向还是利益所趋?是暴利企业的利益追逐还是当地主管部门监督不力?在南水北调中线渠首丹江口水库环境保护的警钟中,政府是不是该加强行政问责、善治善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水泥无关,转载请注明出处。)

潜水工程
铝单板厂家
南通手表回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