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红旗下76地声隆隆蓝光闪突如其来大地

2020-07-31 11:33:17 来源: 文山信息港

长在红旗下76 地声隆隆蓝光闪 突如其来大地震

1975年2月4日19点36分,中国辽宁省海城、营口县附近的7.3级大。这次发生在经济发达、人口稠密的辽东半岛中南部。

辽宁省是中国的工业基地之一,重工业总产值位于全国的首列。交通方便,公路、铁路网络密集,是东北交通运输的重要枢纽。海城是该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震时地光闪闪,地声隆隆。在海城、营口、盘锦一带普遍听到了闷雷似的响声。这次震中区面积为760平方公里,区内房屋及各种建筑物大多数倾倒和,铁路局部弯曲,桥梁,地面出现裂缝、陷坑和喷沙冒水现象,烟囱几乎全部。这次的有感范围很大,北到黑龙江省的嫩江和牡丹江,南至江苏省的宿迁,西达内蒙古自治区的五原镇和陕西省的西安市,东线越出国境至,有感半径达1000公里。由于震前作出了中期预测和短临预报,省政府和震区各市、县采取了一系列应急防震措施;因而大大减少了人员伤亡;比如,营口县政府在震前采取四条应急预防措施:城乡停止一切会议;工业停产,商店停业:医院一般患者用战备车送回家,少数重病思者留在防震帐篷里就地治疗。城乡招待所、旅社要动员客人离开;城乡文化娱乐场所停止活动;各级组织采取切实措施做到人离屋、畜离圈,重要农机具转移到安全地方。上述防震措施得到了很好的贯彻,各街道、乡一方面用广播喇叭,另一方面派挨家挨户动员群众撤离危险房屋,有的还在露天放映,因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伤亡。如处于烈度9度区的大石桥镇,共有居民72000人,震时房屋67%,但只死亡21人,轻伤353人。再如,一个当地驻军,震前正同鞍山市春节慰问团举行军欢会,与会人员上千人,当接到紧急防震后,决定联欢会只讲话不演节目。结果人员刚刚撤离,就发生了,礼堂,只伤了一个最后离开的战士。震后,人民在各级政府的领导下,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较快恢复了生产,重建了家园。2005年5月20日,海城纪念碑落成。中国局局长陈建民在揭幕仪式上说:海城营口的预报成功,是预报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人类探索预报,抗御灾害进程中的一个成功范例。

时代,始终坚持专业队伍要与群众运动相结合,把开展群测群防作为自己的重要任务的方针,成为世界预报水平最高的国家。因此经科教文组织评审,我国作为唯一对作出过成功短临预报的国家,被载入史册。

关于这场,方文友在日记中做了三次记载。

1975年2月5日。

昨天晚上7点40分沈阳发生了一次,历时1分钟,只见房屋摇动,尘灰下落,鸡犬不宁等现象。

几个月来一直在传说沈阳能发生,我们认为,这次的发生不是偶然的,它是地球变化运动的必然结果,它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一年全世界发生五百万次大小,其中人能感觉到的只有10000次,占总数的几百分之一。我们沈阳的这次是一次弱震,估计烈度为4—5度,为3级。

地球的内部运动是绝对的,这次可能是地质构造,近来东北很频繁,鞍山、本溪、辽阳都发生了,东北是不是从相对的平静区向活动区,这个问题暂时无从知道。这次的主要原因是地球的内部变化、内部运动,内部的矛盾,我们相信科学,我们相信唯物主义,我们相信人定胜天的伟大真理。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将被人民战胜,的预报问题是完全能够做到的,是完全能够预防的。我们深信,总有一天人类能够控制,人类是能够控制自然界使其为人类服务的,当然任何科学技术的发展都是曲折的,是有斗争的,只要我们能够掌握唯物主义辩证法这一真理,任何科学技术都是不难的,人定胜天这一真理是颠扑不破的。

有人害怕这是无用的,我们不能害怕,它的出现是正常现象,我们要提高警惕,严防阶级敌人造谣,坚持立场,以安定为好,继续抓,促生产,大干!

1975年2月6日。

几天来,风波没有平息,至上次以来,连续发生了一些小,有的人就更加心神不定,以至有的人是饭吃不好,觉睡不好。我们认为是正常的地壳变动,根本没必要害怕,有的人怕是不了解自然科学的缘故,我们应当向他们解释,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需要热烈而镇静的情绪,紧张而有秩序的工作。当发现的时候,我们就避屋,到街上离房屋远的地方,以免砸着;有的人说,地沉陷了那也白搭,地沉的问题也不是十分厉害,只是人们把它形容的吓人。一般来讲,地沉是少见的,所谓讲的沉就是向下沉降点,不是什么掉到地里面。有的人不相信科学,单凭自己对的理解、想象来解释这是不对的。我们相信科学,我们不怕,但又要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牺牲,要做到以预防为主,有备无患,要严防敌人的谣言,对诽谤科学真理的人给予处分和批评。

1975年2月7日。

从报纸上得知,这次的震中是北纬40.6度,东经112.8度,既我国辽宁省营口海城一带。这次是一次强烈,7.3级。因此,我国营口海城一带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失。

党和十分关心人民。发生后,立刻发了慰问电,并派出中央慰问团,前往,有关部门组织起来进行救灾工作,人民解放军沈阳部队前往进行救灾,这充分证明党和国家对人民的关心,这是的优越性,这是领导的好。

我们没有损失的地区,要积极支援,要拿出干劲发展生产,我们要全力以赴进行救灾工作,要人有人,要物质有物质,人民的痛苦就是我们的痛苦,他们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他们的需要就是我们的需要。

人民不惜一切时间,认真工作,发展生产,团结奋斗,克服困难,重建家园!

我们这代人经历的事情太多,从小时候的挨饿到,再到,还亲历了1975年那场辽宁的大,就感觉地在晃动,那感觉就像打秋千一样。不亲历,不知的可怕程度,闪烁的蓝光,大幅度的晃动,真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还有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恐惧,反正是感觉死亡离我们很近,真令人害怕!好在一切都过去了,过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我们倍感生活的美好,可能劫后余生使我们更懂得了什么是生活,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快乐了!

在省城沈阳当天晚上并没有什么异常现象。2月3日刚过完小年,4日立春,有的人家还烙了春饼,卷绿豆芽吃,生活平静的和往常没什么两样,谁知老天在酝酿这么大的灾难。当天的天气有些阴沉,气温也还正常,没有大幅的波动。晚5点半左右天色暗了下来,进入了黄昏,快6点时天才全黑下来。

吃完晚饭,方文友来到陈根生家,他家刚吃完饭,几个姐姐正在捡碗筷,准备洗涮。方文友坐在炕沿边上,与陈根生闲聊着。陈根生对入团已经失去了信心,三分钟热血过去,一切复旧,几乎成了班级的落后分子,胡为民对他的帮助也稀里糊涂地结束了。

文友,你知道不?有人说赵老师这人不太正经,陈根生突然聊起的话题,让方文友吃了一惊。

是么?咋不正经了?

哎,你还记得不?去年放暑假在铁道北挖沟,休息时打,赵老师和几个女生玩,谁甩时甩到了杨晓娟的裤裆那儿,赵老师伸手就捡了回来,一点也不注意影响。

这件事方文友有点印象,当时看了是不太舒服,但没想那么多,嗯,你不说我倒忘了,是有这事。

你说哪有男老师那样的,行为太不检点了。

玩赶巧了吧,可能老师也没多想呗!方文友以为赵老师不会是有意的。

你呀,咋那么实在呢,咱班这点事你看不明白啊?陈根生话里有话。

啥事啊,我真没注意到,方文友讲的是实话,他虽然要求进步,也爱看书学习,但在人际关系方面并不上心,有些事很难传到他的耳朵里。

陈根生寻思了一会儿才说:好些人都说赵老师对谷红霞好,你不知道啊?

这个我好象有点感觉?

陈根生笑了,大伙都这么说,你真不知道啊?

你听谁说的啊?

陈根生诡谲地一笑,你猜?

方文友也笑了,这我上哪儿猜去啊?

胡为民说的,去年我问过胡为民,赵老师对谷红霞咋那么好呢,胡为民当时脸上掠过一丝不屑地笑,没有说什么,但我感到他可能知道一些情况,你跟他关系挺好的,抽空你问问他,陈根生道。

方文友哦。了一声,心想班里这么多事啊,自己太孤陋寡闻了,以后得多观察多留心点,你的意思是说赵老师与谷红霞关系不正常?

正不正常,你自己合计吧,我可没说,陈根生话刚说完,大地就颤动起来,整个房屋都在晃荡,不好,了!看过《问答》知识的方文友大叫一声,推开门向外跑,马路像波浪式的起伏,脚像踩了棉花一般,脚底没跟,身子摇晃,站都站不稳了。顷刻之间,男女老少全跑了出来,有的还穿着单衣,不宽的一条马路上站满了人,一个个惊慌失措,吓的脸色煞白,冻的得得瑟瑟的,是不是了?妈呀,太吓人了!这年可咋过呀!女人们惊魂未定,吓的连屋都不敢进了,男人们壮着胆子进屋里,把棉衣取出来,让女人和孩子穿上。

方文友跑回家,家里没受什么损失,就是有一个相框掉了下来,奶奶说快出去吧,在家不安全,方文友劝奶奶也出去避一避,奶奶却说,我这么大岁数了,不怕,死了也够本了。父母也劝奶奶出去躲一躲,奶奶执意不肯,还开玩笑说,出去震不死也冻死喽。奶奶面临灾难的淡定与从容给方文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方文友在街上遇见了赵光华,问他怎么样,家里受损失没,他苦丧着脸,别提了挂钟掉下来了,损失老大了。这时刘向阳凑了过来,俺家管灯晃荡下来了,还好有一头连着,不然就打了。李淑清、丁玉萍、邓秀兰、刘媛媛、王丽云、魏秀清几个女生聚在一起,讲着刚刚经历的。

我正在家洗碗呢,房子一下就晃起来了,碗也掉地下了,我妈说了,我撒丫子就往外跑,李淑清绘声绘色地说。哎,他家怎样,没事吧!李淑清突然想起了成东方,她谎称回家取衣服,其实奔成东方家去了。

刘媛媛说的更有意思:我在家洗床单呢,一出溜到地上了,还给我墩了一下,刚想站起来,这地晃的差点没磕水缸上,跌跌撞撞就跑出来了。刘媛媛看见二祥也在马路上,就走上前问:时你干啥呢?别提了,刚开了壶水,我正灌壶呢,地就晃悠起来了,开水撒了我一脚,幸亏穿着棉鞋,要不就烫秃噜皮了,二祥说。没事吧,严重不?刘媛媛关心地问。没事,袜子厚,就是有点红,二祥活动下脚,示意没问题。你脱鞋我看看,刘媛媛还是不放心。二祥压低声音说:看啥,这么多人。二祥会意地走了两步,刘媛媛这才放心了。

李淑清走到半路遇见了孙爱军,去艳丽家啊?

孙爱军不好意思地点下头,你上哪儿啊?

我去我大舅家,看他家有事没?李淑清遮掩的滴水不漏,孙爱军信以为真,还叮嘱人家路上小心点。

孙爱军远远就看见了董艳丽,她和父母一起在马路上站着,和周围的邻居聊着的话题。董艳丽看孙爱军来了,偷摸摆手,意思是别过来别说话,董艳丽刚经历了那场风波,心有余悸,孙爱军可没有赵老师处变不惊的镇静和化险为夷的能力,这要是再露出什么马脚,可就雪上加霜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孙爱军接近她,更不能说话了。孙爱军站在那儿进退两难,只好打手势表达自己的关心,董艳丽打了个让他回去的手势,孙爱军才转身往回走,不时地回头张望。

李淑清来到煤场,煤堆成了山,院子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李淑清多看了一会儿,眼前才慢慢清晰起来。唉,怎么没有人呢?李淑清又朝北边那趟房看了看,有微弱的灯光照出,屋里应该有人,了怎么还在屋里呆着,多危险那儿。李淑清想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又觉得冒然,得找个理由,李淑清想了想,就说借笔记吧,管不了理由充分不充分了,见到成东方才是最重要的。她拉开了大门旁边的小门进到了院子里,走到成东方家栅栏前向里张望,看见一家人忙忙碌碌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抬头手鼓足勇气敲了敲门,成东方听到敲门声,迎了出来看见李淑清一愣,你怎么来了?

了我不放心,过来看看你,没事吧?李淑清含情脉脉地说。

没啥大事,就是刚才时我妈正在路上骑车,摔了一跤,腿被车把别了一下,成东方介绍说。

摔的厉害不?我进去看看吧!李淑清心情急迫,在她心里已经把成东方的母亲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婆婆,要想得到未来婆婆的认可,现在正是表现的时候。

不用了,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一会儿和我爸送我妈去医院看看。

听说要去医院,李淑清感到摔的挺重,她推开了成东方,不行,我得进去看看阿姨。

李淑清开门进了屋,阿姨,听东方说您刚才摔了,怎么样?去医院看看吧!

成东方母亲正在穿外套,突然看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出现在面前,正纳闷儿呢,成东方连忙介绍,妈,这是我同学李淑清。

成东方母亲忍着痛,嗯,快坐吧!东方去给倒杯水。

阿姨,我是来跟东方借笔记的,刚才听东方说您摔了,我就进来看看您,冒昧了!

不冒昧不冒昧,谢谢你!成东方母亲露出了笑容,心想这女孩人长的不错,还挺会说话的,这么晚了还来借笔记,挺有上进心的。

一直没说话的成东方父亲皱了下眉头,东方,你在家陪同学吧,我带去医院。

成东方给李淑清使个眼色,意思是你回家吧,我陪母亲看病去,李淑清明白成东方意思,但她却说:走吧,咱一块去吧!

使不得使不得,成东方母亲不同意这样做。

阿姨,我陪您吧,有啥事也方便些,李淑清这句话说的既细心又体贴。成东方母亲没说什么,心想这丫头心还挺细,有个女孩在边上是比儿子方便些。

成东方父亲推着车,母亲坐在后座上,成东方和李淑清一左一右扶着,到了附近医院,拍了X光片,在等片的功夫,母亲内急,李淑清搀着成东方母亲去厕所方便,假若李淑清不在,就得求人了,毕竟摔了跤了的母亲腿还有些痛,走路比较困难。

片子出来了,送回急诊室,大夫把片子放在灯箱下仔细看了看,没有骨折,只是伤了筋,问题不大,先休养一周吧! 随后大夫开了处方和诊断书,成东方父亲去划价交款,成东方和李淑清把母亲搀到处置室,放在床上,李淑清小心翼翼地把母亲的棉裤脱下,挽起了衬裤。父亲把交款收据递给护士,护士看了一眼,开始给母亲敷药,用绷带绑好,三天后再来换药,内服药按时吃,护士说,李淑清又帮母亲把衣服整理好,还掏出手帕擦了擦母亲额头的汗,护士见此感慨道:还是姑娘好啊,不愧是贴心小棉袄。儿子就不行,傻乎乎地干瞅着。

李淑清的脸刷地红了,红的像秋天的国光苹果。成东方母亲想解释一下,又怕说不清楚,引起误会,只是笑了笑。

回到成东方家已经快10点了,东方你去送下同学,母亲下了命令。阿姨,不用了,今晚马路上有的是人,没事,李淑清说。不行,听,必须送到家再回来,母亲盯着儿子说。妈,我先把您背屋里,完事我再送同学。

把母亲安顿后,成东方和李淑清出了院子,他们两家距离不远,10多分钟的路,他俩竟然走了20多分钟。

谢谢你啊,还来看我,成东方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还好意思说呢?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来看我,还得我看你,李淑清埋怨道。

你别生气啊,我妈要是不摔我就去看你了,成东方说的是谎话,他今天真没想到要去看李淑清。

哼,你就忽悠我吧,我才不信呢!李淑清的感觉还是比较准确的。

我说的是真的,忽悠你干啥!成东方只能把谎话当真话说了。

成东方说的这么坚决,李淑清也就将信将疑了。马路上的人还没散去,有的人家把床搬到了马路上,铺上了褥子,准备在露天地里睡,虽说已经立春,但东北的春天还远着呢,夜里气温会零下二十度,睡在外边盖两床被也抵御不了天气的寒冷。人们宁可忍受着寒冷,也不敢回屋里,他们担心会有更大的降临。

哎,你说刚才那女孩真是来借笔记的么?成东方母亲问。

那她干啥来了?父亲没想那么多,男人在这方面确实没有女人那么敏感。

我看不像,白天不来晚上来,发生这么大的,还有心借笔记,你觉得可信么?

学生不就研究写作业的事吗,了也不能不写作业啊!

直觉告诉我不是这么回事,我注意看了,那女孩瞅东方的眼神不对,有点那股劲儿。

什么劲儿?你咋想那么多呢,有病了还闲不着,成东方父亲讽刺了一句。

少说风凉话,你看不出来,还埋汰我,不过这女孩长得还不错,性格也挺好的,有眼力价,他俩真有那意思,我还挺满意的。

你想哪儿去了,孩子才多大呀,现在搞对象属于早恋,咱可不能支持这个。

东方十八了,这在过去都抱儿子了,你还拿他当孩子呀!

那是旧社会,现在是新社会,哪有十八结婚的?

你怎么抬杠呢,我多咱说结婚了?我的意思是东方找这样的我还比较满意,哎,你看怎么样?

我也没注意看哪儿,黑灯瞎火的,这事你不用问我,你看好了就行。

成东方在门外听了一会儿,心想还是母亲眼里不揉砂子,一眼就洞察了他俩的秘密,母亲认可李淑清,成东方心里美滋滋,这也是带给他的意外之喜吧!

过后,邢旭升看家里没什么事,就往程月红家这边溜达,马路上人不少,偶尔还能见到几个同学,邢旭升心里惦记着程月红,打声招呼,寒暄两句,没有多停留。到了煤场门口,看见不少人在那儿议论着,老娘们叽叽喳喳地描述着自己的遭遇,老爷们在猜测的震中会在哪儿,他们一致认为不会太远,也就二三百里地,最远也出不了辽宁省,不然不能震的这么厉害。邢旭升没心听他们的议论,他在人群中寻觅那个熟悉的身影,很失望,他从这头走到马路的那头,也没见着程月红,他在马路上又徘徊了一会儿,才下决心去程月红家看看,进了煤场没走几步,就听见前边有动静,仔细一听像是程月红和刘玉芝的声音,说话间她们来到了跟前,这才看清边军强也和她俩在一起。

哟,旭升看月红来了?刘玉芝问。

啊,了,我过来看看。你们在一起哪儿?

刚才军强去看我,我不放心月红,咱俩就一起过来了,咋样?你家没事吧!

没事没事,啥事没有,就是吓了一跳,邢旭升说。

看程月红一直没吱声,邢旭升忙问:月红你家咋样?

唉,别提了,月红的小鱼缸掉地上了,养的几条热带鱼也死了,刘玉芝抢着替程月红回答了。

程月红见邢旭升来看她,心里挺感动的,只是心疼鱼缸和鱼,情绪上还没有调整过来。

程月红酷爱养鱼,还得从9年前说起。1966年程月红还是个孩子,看见邻居家的小朋友养了鱼,好喜欢,没事就跑去看,心想自己要有几条鱼该多好啊!那天爸爸的同事来家里串门,趁爸爸挺高兴,她就央求爸爸给买鱼,也许是同事在场,爸爸竟然同意了。那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养了几条鱼,那鱼美丽极了,鲜艳极了,可爱极了。

星期日那天,爸爸用自行车驮着她去了一趟鱼行,买了鱼缸和鱼,有红箭、火炬和黑玛丽。回到家奶奶帮她刷洗了鱼缸,又用口罩布缝了个鱼网子。程月红开始养鱼了,真是喜出望外地高兴,看见小朋友就显摆,那幅天真与自豪现在想起都觉得挺可笑。她天天跟奶奶要二分硬币买鱼食,用笨拙的小手给鱼换水,忙活的可愿意了,没事就瞅瞅它们,盼着鱼儿快快长大。

然而,好景不长,一场破四旧”运动汹涌而来,那些小将们挨家挨户地搜查,一开始小月红还跟在他们后面看热闹,当看到小伙伴家的花呀、鱼呀被砸的稀巴烂时,她才恍然大悟,一溜烟地跑回家,奶奶,来啦,他们砸鱼缸,快、快藏起来!”奶奶正在蒸窝头顾不上洗去双手粘的玉米面,端起鱼缸藏在了炕柜底下。这时闯了进来,领头的那个女的一身绿色军装,腰间还系着军卡,扎着一双羊角辫,对奶奶恶狠狠地说:老太太,你家有四旧没?”看她气势汹汹的样子,吓的小月红躲在了奶奶身后。俺家是贫下中农,哪有四旧哇!”奶奶镇静自若。贫下中农咋地拉,也得破四旧立四新!”女双目瞪得溜圆,搜寻着她的目标,正当她失望地转身离去时,看见了窗台上的鱼网子。她回过头来,对着奶奶阴阳怪气地:哼!你这死老太太,敢跟小将耍两面派,你家没四旧,这是什么?”她把鱼网子举到奶奶脸前。小月红胆怯地小声嘀咕道:那、那是蚂蛉网子”哈。哈。哈。”一阵大笑,小兔崽子敢撒谎,这么个小玩意儿能网蚂蛉吗?”小月红不敢再说话了。搜,赶快给我搜!”一声令下,六七个把程月红家的东西翻了个乱七八糟,最后那个女从炕柜底下找到了鱼缸。鱼儿哪知厄运临头,还优哉优哉地游着。奶奶欲上前制止被女一把推开,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小月红连急带吓哇哇大哭:奶奶起来吧,别砸我的鱼缸,我要养鱼。”女好像动了恻隐之心,对小月红进行了一番教育:孩子你还小,不懂。养鱼是四旧,是资产阶级,是,你愿意当吗?”小月红摇摇头。所以就得砸烂。”说罢她把鱼缸举过头顶狠狠地向地上摔去,嘭”地一声鱼缸摔个粉碎,水泄了一地,可怜的鱼儿在地上挣扎着、蹦跳着,们一不做二不休,在地上又踏了几脚,扬长而去。满眼的泪水夺眶而落,小月红蹲在地上边哭边喃喃地:我的红箭,我的火炬,我的黑玛丽。

9年前开始的,毁了程月红的养鱼梦。1973年父亲又给她做了个鱼缸,她又养起了心爱的鱼,谁知一场,她的梦又破碎了。虽然天很黑,但邢旭升还是看见程月红的眼角有一丝泪光,月红,别上火,俺家有个鱼缸,明天我给你拿来,再去东行买几条鱼,继续养,邢旭升的话让程月红破涕为笑,真的?那好,说好了你陪我去买鱼,程月红这句话放低了身段,显得有那么一点柔情,令邢旭升心里非常愉悦。明天就去买,你看行不?邢旭升来个趁热打铁。不急,头年挺忙的,我还得帮妈做家务,洗洗涮涮的,过完年再去吧!程月红说。也好,你说啥时候去就啥时候去,邢旭升随时准备听程月红调遣。

哎哎,别光唠养鱼了,今天晚上咋睡啊,还敢进屋吗?刘玉芝打断了程月红和邢旭升的对话。

回屋睡呗,总不能在外边站一宿啊!边军强说。

你不害怕呀,再震咋整?刘玉芝问。

天塌大家死,有啥好怕的。不过睡的时候别脱衣服,真震了穿上鞋就往外跑,能节省不少时间,边军强这个想法得到了其他仨人的认同,还是你心眼儿多,刘玉芝自己都没搞清这话是夸奖还是贬损。多啥啊,这不是让给逼的么!边军强打趣道。

行了,你俩回去吧,我和玉芝也回家休息了,程月红说完拉起刘玉芝,回头朝他俩摆下手就进了胡同。

边军强拽了下邢旭升,走吧!邢旭升这才反应过来,与边军强一道回家。

发生时,刘喜财正在李德龙家写作业,房子晃悠的瞬间,刘喜财扔下钢笔就跑了出去,李德龙也跟了出来,德龙,可能是了,我得回家看看。行,你回去吧!李德龙合计这么晚了,又发生了这样的灾害,刘喜财不会有什么意外就答应了。大地恢复平静后,李德龙回屋看了看,问母亲:家里没事吧!母亲说:咱这是平房,晃能晃哪儿去。母亲的这句话提醒了李德龙,哎呀,方老师家住楼房,比平房危险多了。妈,我去方老师家看看,她家住楼房不安全,我想把方老师的两个女儿接俺家来住,行吗?

行,你快去吧,方老师若是不同意,你就说妈让接的,母亲非常支持儿子的想法,因为母亲知道儿子能入团,重新当体委,多亏了方老师的提携。人要懂得感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没有方老师的关照,就没有儿子的今天。

李德龙出了家门,快步向方老师家走去,心情急走的快,李德龙身上有点发汗。到了一马路路上的人不多,仨一群两一伙的聚在一起,谈论着刚发生的。李德龙到了楼前,向上望去,方老师家的窗户黑着,李德龙感到蹊跷,了方老师一家不能睡这么早啊!他上了楼敲门,屋里没有动静,再一看门上着锁。方老师一家上哪儿去了?李德龙没想明白,这时有一邻居从屋里出来,大爷了,方老师她家人呢?都上市政府广场躲去了,这幢楼里就剩我了。

谢谢您老!李德龙快步下楼,向市政府广场跑去。

偌大的广场几乎人山人海了,就像聚会似的,少说也有几万人,在这些人中找到方老师谈何容易,李德龙从东走到西,由南转到北,也没看见方老师的身影,光用眼睛看是不够了,情急之下,李德龙放开喉咙,大声喊着:方老师,方老师,您在哪儿?李德龙粗犷的声音在广场上空盘旋扩散。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延伸 · 推荐

长在红旗下30 李德龙体委被免 朱丽莎文委丢职

三月,春回大地,正是江南花红柳绿的时候,万物复苏,呈现出生机勃勃的美丽景象。柳绿花红,莺歌燕舞,和风细雨,春燕呢喃。三月的风温和而亲切,轻柔地拂着人的脸颊,几分腼腆,几分妩媚,几分神秘。春的旋律宛如窈...

长在红旗下51 战备施工总动员 头顶烈日拼命干

6月中旬,结束八年级上学期考试,这比往常提前了将近一个月,目的就是为接下来的战备施工劳动腾出时间。在的大形势下,以及黄帅事件的影响,考试只是象征性的,基本流于形式,没有了教学意义,考场上交头接耳和抄袭...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秦皇岛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三门峡白癜风好的医院
舟山看白癜风医院
马鞍山白癜风去哪治疗
镇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