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药的闹剧

2019-06-15 01:53:13 来源: 文山信息港

上药的闹剧

直击股东大会:暴跌疑被策划

本报 常银玲 上海报道

“结果是完美的,过程是痛苦的。”用这句话形容5月31日下午两点召开的上海医药()股东大会较为贴切。

在两个小时的股东大会上,现场几度失控:股民高呼独董出席,董秘被要求下台,小股东呼吁被免职董事长吕明方出来,现任管理层遭炮轰,股民为上台发言嗓子喊哑……让上药感到欣慰的是结局还算完美,所提17项议案被全部通过。

下午一点不到,上药股东大会现场人已较多,数十名保安严阵以待。为了使各路不混进大会,工作人员多次试图把请到二楼,不过收效甚微。公关公司人员感叹:“从来没见过这么‘森严’的股东大会。”

商誉遭质疑

大会开始前,与几位股东进行了沟通,一些股民不远万里从各地赶过来。上药股东大会有5位高管出席,分别为总裁兼董事徐国雄、董事陆申、副董事长张家林、董事长周杰、职工监事陈欣,到场的股民超过140人。大会由张家林主持,董秘韩敏宣读了17项议案之后,进入了股东提问环节。

一开始,股东大会就弥漫着火药味,董秘韩敏请股民提交书面问题,老股民蒋先生听后要求提供方便,直接发言,但未被允许。大会开始后半小时,达到了个小高潮,一位股民夺过话筒质疑:“为什么商誉增长将近30亿,这问题来自于那里,溢价过高,中小股民权益谁来保护?去年净资产才100多亿,为什么商誉就30亿元?难道三张奖状(商誉)就能抵上上药吗?”

股民的发言被韩敏打断,她表示每个股民只有三分钟,并试图进入下一个问题,但遭到了其他股民强烈反对,不少股民高喊:“我们的时间让给他,请回答溢价过高的问题。”

无奈之下,财务总监沈波出面:“商誉主要来自于并购中信医药。”但股民并未买账,有基金经理炮轰沈波,“不用脑子,用脚趾也能看出你们造假账。”董事长徐国雄出来表态:“这个问题我们不应该回避。去年商誉共增加25.7亿元,主要两块是中信医药和无锡山禾。贵不贵,主要看能否带来回报。中信医药去年主营业务和利润,都实现了35%以上的增长,无锡山禾也是一样。”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对中信医药的收购,使得原副总裁葛剑秋被举报,称对其收购定价过高,涉嫌国有资产流失。去年12月1日,葛剑秋在二度辞职后离开了上药。

炮轰管理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商誉事件刚结束,副董事长张家林询问股东意见:“先投票还是先问周杰先生?”一位股民高喊:“程序都不对投什么票?独董为什么还没来,述职报告在那儿?”此次大会,独董白慧良、陈乃蔚、汤美娟均未出席。会场气氛顿时达到潮,僵持近十分钟时,韩敏称,三位独董由于工作原因,无法出席会议。独董述职报告已在上公开,大会的合法性没有问题。

在韩敏读完述职报告之后,股东情绪并未稳定,要求发言。而会议伊始就要求发言的蒋先生已声音沙哑,为安抚股民情绪,蒋被允许发言:“我从公司上市就持有股票。现股价跌到10块多,这个价格对不起全国股东!报纸上说公司内部在斗争,管理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吕明方为什么突然辞职?”

3月26日传出吕明方被免职,后两交易日上药大跌9.54%。29日,上药公告,吕不再担任公司董事、执行董事及董事长。据了解,吕和葛一直被视为上海医药内部的市场派,这两位先后离职意味着市场派在上药内斗中落败。

在混乱中,张家林表示会议超时,就提案进行表决。这时,一股民要求上药就媒体报道作出澄清,徐国雄表示:“不存在所谓改革派与保守派之争,也不存在任何内斗。如果真内斗,上药就不可能实现H股上市,也不会在过去两年实现高增长。”

徐表示公司会展开内部调查。这位股民追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没调查出来?”无奈之下,张出来救场表示:“我们先投票,其他的晚点讨论。”这句话点燃了股民的怒火,现场陷入一片争执中。

一位消息人士在会场向爆料:“好像那个在职高管已经被停职查办。”

暴跌疑被策划

据悉,周杰历任上海医药实际控制人上实集团常务副总裁、上实资产经营董事长兼总经理等职。上药表示,周杰的上任将在公司运营和资本运作领域为上海医药开辟新的天地。

会议是周杰发言,他表示:“我昨天仔细阅读了葛剑秋的博客,也进行了思考。未来上药的重点工作将继续围绕以下三方面开展,首先是打造企业文化,‘创新、合作、包容’将作为上海医药的企业文化的核心理念;其次是加强并购团队,公司将增加对制造业务的并购,打造专职专人的并购精英团队成为关键所在;强化研发力量。”

30日,原副总裁葛剑秋在博客发表《必须说的话》公开信,提到了对上药目前内控体系以及公司治理结构的看法。

股民随后炮轰上药,质疑葛的辞职是否因为内斗。徐国雄表示:葛剑秋是因个人原因辞去了职务。,股东投票通过全部议案,上药由周杰接手,吕明方出局。

会议结束之后,上药H股第二大股东国浩集团代表郑扬接受采访时指出,上药事件可能是做空者的策划,因为很多事情很巧合:“5月23日正好是上药所有大股东解禁之日,出来后市场大跌。”据了解,上药H股在财务造假事件曝光后暴跌,跌幅达到36.04%。

“那天,上药股票的成交量达到了5000万股,这种惊人数据,在香港很少见,不排除做空人士利用媒体的嫌疑。”对于财务造假事件的看法,郑扬认为应该不可能是真的,他认为上药没有动机去做这件事。

而一些围观的小股东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都认为这次上药股价暴跌事件是一个策划。

附近小程序怎么弄
中国抗癫痫协会
免费小程序制作平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