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情薄

2019-07-27 19:40:12 来源: 文山信息港

沉鱼睡的昏昏沉沉的,只是觉得冷,迷迷糊糊的就想去拉被子,伸出手却怎么也扯不到,只好缩成一团挤在床里边,过了一会又觉得热了起来,又是要扯自己的衣服,“水!”嘴里面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声,却果真有水送来,冰凉凉的流进嘴里,她却不够,还要再喝,那边却没有水再送来,“水……”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涩的唇瓣。“咕嘟”一声,赵进大口的吞了口水,颤巍巍的伸出手去,“呼”的一声拉住沉鱼的手,那手感绵软,握在手里好似纤细无骨一般。青葱似的手迷晕了他的眼。“沉鱼……沉鱼……”他几乎不能自已的低吟。“嗯……”她无意识的低吟一声,他浑身一颤,那艳红的唇瓣带着诱惑的色泽好似在劝他采撷一般。“沉鱼,沉鱼……”他再也控制不住,几乎是本能的冲上床去,“沉鱼…沉鱼……”他颤抖的抚摸着她的脸,那柳眉,那朱唇,那白皙的脖,精巧的锁骨……“嗯……”沉鱼柳眉一皱,低吟出声,什么东西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沉鱼……”赵进再也受不了,低吼一声,便扑了上去,那艳红的唇齿之间辗转流连。“唔……”沉鱼睫毛一颤,终于使了劲得睁开眼睛,“唔……”她抬手使了劲的去推,却是手脚绵软半点力气也无,他却越加的兴奋起来,“沉鱼……沉鱼……”他的唇点点游移,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手已经移到她的腰间,只要一扯,便能松开她的腰带。“你松手……”恼怒,悲愤,她在绝望之间挣扎。“沉鱼,你乖乖的,一会,一会就好……”他细细的啃咬着她的脖子,□哽在喉间。她头一偏,眼角流出泪来,手慢慢的从腿上爬到胸前,她慢慢的摸索着,分明记得胸前藏着什么不能离身的东西……指尖一凉,几乎是下意识的拔出,寒光一闪,那艳红的鲜血滚滚而下,他几乎是不敢置信的捂住左半边脸,那鲜血却从指缝间流出,“滴答答”的染红了褥子,她手一松,“哐当”一声,匕首坠地。“啊!”他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叫出声,他的耳朵,他的耳朵,圆滚滚的落在沉鱼的肚子上,血淋淋一块肉。“扑通”一声,不知到时谁带头踹开了门。“奸,夫淫,妇,光天化日之下敢行如此苟且之事……”那声音哽在喉间,却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沉鱼磕着眸子,胸口起伏不定,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口气,那冰凉中带着血腥气的空气。有人过来将她身上的男人拉走,她紧闭着眼,果然手上传来一阵剧痛,“别装了!”那丝丝冰凉的声音逼的她不得不睁开眼,果真是你,沉鱼嘲讽的一笑,眼中倒映出柳琳慌张的面孔。“娘娘!”陈嬷嬷急冲冲的赶来,见到场中的情形,心中已明白的七七八八的,再看一眼,先到的荣妃,不由的一股子凉气从头到脚的窜下来,当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嬷嬷来的正好”荣妃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转头,正对上陈嬷嬷的眼,陈嬷嬷吓得一惊,忙垂下目光,却听上面的那位开口道“嬷嬷是这个院子的管事,这事情发生了,还是要给个交代的!”她抿着嘴,斜瞄着地上跪着的一排。陈嬷嬷半响答不上话来,额头上冷汗淋淋,手绢虽揣在胸前,当下却也不敢拿来擦汗,身子哆嗦的厉害,却越发的挺直了腰杆。“呵呵”荣妃却是一笑“嬷嬷还是起来说话吧,你年纪也不小了,都是园子里面的老人了,也不能因着几个不懂事的下人就让你跪着呀!”她使了个眼色,一旁侍候的丫头,忙上前去扶陈嬷嬷,陈嬷嬷却如何也不肯起来,正如荣妃所说,她是园子里面的老人了,又怎么会不了解这个娘娘了,她不会糊涂的把人家的客气话当真,且这个荣妃却真是个面慈心狠的主。“翠娟”荣妃唤了声那丫头“嬷嬷既不肯起来,就让她跪着吧!毕竟下面的人犯了错你也该受罚才是……”陈嬷嬷头垂的更低,口中却不敢不答,连连称是。荣妃心中稍满,又顿了一顿,眸子扫向场中,落在了沉鱼身上,却见她委顿的跪在一边,额头上涔涔的冒着虚汗,当下冷冷一笑“我见不得这种狐媚的胚子了,平白的装什么柔弱,翠娟,去把她给我扶正了,好好的跪着才是”她拔高音调,手上端着的青花碎瓷杯子“哐当”一声磕在桌上,声音不大,场中的人俱是一惊。那叫翠娟的慌忙的就去拉沉鱼,她出手极重,也不怕沉鱼痛,当下把她一拉一搡,摆正了位置,还恨恨的剜了沉鱼一眼,沉鱼却是病的稀里糊涂的,她刚将她拉正了,转眼,“扑通”一声,整个人栽倒到地上。“哐当!”荣妃一掷杯子,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陈嬷嬷吓得一惊,慌忙的爬了起来,跪倒荣妃脚下“娘娘还请恕罪,娘娘还请恕罪……”她“啃啃”的连连磕头。“你闪开,来人呐,把这个不知道廉耻的东西拖出去乱棍打死了干净”荣妃素来高傲,如何受得了这般的气,当下就不管不顾起来。陈嬷嬷一惊,忙连爬带滚的扑在沉鱼身上“娘娘,沉鱼是董主子那边点名了要的人,明儿个不见人了,让老奴如何跟她交代”陈嬷嬷心中暗恨,这柳沉鱼果然是窑子出来的货,三天不到,便寻思着勾引男人,若是往日打死倒也罢了,只是那边那个可是堪比场上这位的厉害程度,若是先回了她,再打死也成,如今这死在别人手里是万万也不行的。“哟!我当是有哪样的本事,敢在王府里面勾搭汉子了来,原来是有这样大的靠山”荣妃阴阳怪气的一笑,扫向地上躺着的人儿,心中是一股子怒火如何也宣泄不得,她是当朝定国公之女,虽只是一个空闲的爵位,到底是九卿之女,自幼就目空一切,眼高于顶,少年便被许婚配给靖王,靖王爷,少年才俊,文韬武略,自是难求的良人,可惜她却只是一个侧妃,但是正妃萧氏乃是当朝太后娘家的嫡系长女,身份自不是一般富贵,自己屈居她下,也可忍得,可恨的却是那个董妃!她咬紧银牙,不过一个县丞的女儿,且是个侧室所生的种,竟然跟她平起平坐,位居侧妃,如何让人不气?她心中越想越气,看着沉鱼那姣好的面目,忽的面色一顿,“来人呐,速速将这贱婢拖下去打死”“是!”众人应声,就要去拉,陈嬷嬷如何肯依,张开双手护住沉鱼,老眼浑浊,留下泪来“娘娘,求求您再等上一等,董主子要是知道了……”“知道!知道!我还怕她知道不成?!”几乎是跳起来吼道“那狐媚的妖精,仗着爷的三分宠爱就无法无天了起来,平日里尽使些下作的娼妇手段,先是让自己的陪嫁的丫鬟爬上了爷的床,现在又是看上这狐媚子,想收到房里去,必然的不安好心,我怎么能容她……”她越骂越发的无理起来,众人纷纷的底下头去,只当没有听见,这话若是流传了出去,今日场中的人,恐怕谁也没有命活。陈嬷嬷冷汗流的越发的厉害,只是护着沉鱼半跪在地上,心中只是祷告董主子快到。“姐姐真是好雅兴呀,这大冷天的站在园子里面骂下人,也不怕累着了自己”众人一惊,抬头,却见一娇花美人,粉色撒花长裙,头上金翅振飞孔雀褶褶生辉,被人搀扶着缓缓走来。“董妃娘娘吉祥!”“呼啦啦”的众人跪倒一片,陈嬷嬷,连爬带滚的跪行到董妃面前,先磕一个响头,道“老奴问娘娘安!”眼中老泪纵横。“好了,好了!”董妃从丫鬟手中抽出手来安慰似的一拍陈嬷嬷的肩,淡淡一笑“我来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她一抬目,眸子正对上荣妃恨恨的眼。“问姐姐安!”她上前两步,盈盈一拜,腰间环佩叮当,好不悦耳。“哼!”荣妃却是一扭头不理,她素来讨厌此人的伪善面孔,明明比自己还虚长那么两岁,却说自己先进的王府,每每都假意虚情的唤一声姐姐,平白的害她起一身鸡皮疙瘩。偏偏王爷就喜欢她这个调调,还时常夸她大方得体,娴静有妇德。真会装,她瘪一鳖嘴,不屑与此等人为伍。“姐姐这又是生的哪门子的气了,看看这跪了一院子奴才,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姐姐何须生这么大的气了?”“不是什么大事?!”荣妃一扭头,手指着沉鱼,拔高音量道“光天化日,与男人苟合,还算不上大事,如此有伤风化之事,竟然发生在王府之中,这让我们这些王妃颜面何存?又让王爷颜面何存?这样的大事,妹妹嘴上一溏,便就是小事了不成”董妃面上一愣,一时竟接不过话来,她一偏头,看向跪在一旁的陈嬷嬷,却见陈嬷嬷暗中对自己摇了摇手,想来也是刚刚才来,不知事情原委,她又扫向地上躺着的沉鱼,眉心却是一跳,她如斯模样,身上衣服竟然却是半湿,那样昏昏沉沉的躺在地上,恐怕病的不轻,再扫了一眼另外一边跪着的男人,当下冷冷一笑,心中已想明其中关键。“你笑什么?”荣妃本因为噎的董妃答不上话来,正暗自高兴,忽听她冷笑出声,不由的柳眉一皱。“姐姐真是太糊涂了,你看看这场上两个人,哪里是在行苟合之事得样子”董妃浅浅一笑,拉着荣妃,上前半步。“怎么不像?!”荣妃柳眉一挑,指着沉鱼“他们二人当场被抓,大白日的,又不是一个园子里面的,反锁在房里,能做什么事情啊?你再看看这贱婢,衣冠不整的,可不是就是在行那档子事么?”“姐姐……”董妃,眸子一斜,掩唇一笑“你听我说……”“你们那么多人挤在那边是在做什么了?”却听一低沉的男声响起,众人均是一惊,回头,却见司马原手牵着萧微安走在前面,后面浩浩荡荡的跟着一群人。“给王爷,王妃请安!”“呼啦啦”的众人跪倒一片。本站网址:http://www..com,请多多支持本站!

巴彦淖尔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景德镇牛皮癣研究院哪好
日照好的性病治疗专科研究院
雅安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牛皮癣
大连治疗妇科的方法有那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