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摄取 099 两声惨叫

2019-10-12 20:36:23 来源: 文山信息港

虚拟摄取 099 两声惨叫

“不知道这次的好运和厄运是什么?”

这是杨俊踏入二号楼之后心中的想法。

爱因斯坦因为好奇,发表了相对论,更是发明了原子弹,这项发明终结了二战;爱迪生因为好奇,去孵小鸡,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人家发明了电灯;蔡伦没有因为身体的残缺而好奇,发明了纸张,毕昇也因为好奇,发明了活字印刷,虽然命不好,但是好歹也是青史留名了;西门庆要不是因为对潘金莲好奇,武松能上的了梁山?《水浒传》这部煌煌巨著还能面世?富兰克林要不是对雷电好奇,现在全世界还生活在黑暗之中呢,就这点来说,爱迪生真得好好感谢下人家。

杨俊同样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因为这点没少让他遭罪,然而事有利弊,好奇虽然为他带来了厄运,但是却又伴随着好事。

幼儿园天,是好奇女厕和男厕的区别,想去亲身检查一番,老师至于为这个叫家长?他在幼儿园交了好几个小女友,都是当初在厕所里的……

小学天,是好奇那个年轻貌美女老师大腿上的黑色丝袜质量好不好,拿手摸了一下,至于叫家长?然后就看到了校长在办公室偷偷把她的黑丝袜撕得粉碎的事情,导致整个小学杨俊混得风生水起,各种小干部当了个遍……

初中天,是好奇早恋是什么,给一个女生写了情书而已,至于又为这个叫家长?于是成了整个年级的老大,不时有保护费送到手里……

高中天,倒没有被叫家长,因为他天没有去学校报到,第二天才去的,然后又被叫家长了,因为留着中分,长相秀气的他,误入女生宿舍楼,进入了女生寝室,但是他发誓,这一次他不是故意的,完全是因为高度近视的杨俊,忘记了戴眼镜,想回宿舍拿眼睛,看看班上到底哪个女同学漂亮来着,另外进入女生宿舍后,他没看清,那些女生晾在阳台上的一黑两粉的**是什么颜色的……

惨的一次是在公交车上,他只不过是好奇,那个扒手是怎样不声不响的将站在公交车后门扶手旁,身穿束腰白色长裙,胸部丰满的火辣女郎斜挎包里的钱包拿出来的,上前将钱包塞回女人的挎包,说了句,“兄弟,你刚才偷东西太快,我没看清,再来一次呗。”

杨俊没有鄙视小偷,伸张正义的想法,他纯粹是好奇,结果在人群的注视下,尖嘴猴腮的小偷,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给了杨俊一刀,然后逃之夭夭。

倒在血泊里的杨俊还在好奇,不知道警方会用多长时间抓住这个家伙,可是意识慢慢消散,他终于感到了一丝害怕,死亡的恐惧让他不得不自问,“这次好奇倒霉事是自己被捅了一刀,眼看就活不成了,那么好奇所带来的好事是什么?”

的结果自然是没有死成,反倒被那个公交车上的火辣女郎看中,有了一个轻熟女的女友……关键的是,这个女友很有钱!

路边捡到几分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当时听到这首儿歌的时候,杨俊是幼儿园小班,然后硬是缠着老妈要了一毛钱,屁颠屁颠的迈着小短腿,跑到马路边,昂着小脑袋硬是将一毛钱塞到了警察叔叔手里边,这算好事吗?

有心行善,虽善不赏!这个道理杨俊很小的时候就从外婆的故事里面知晓了这个道理,那个时候他一度认为阎王是比玉帝更加可怕的人,因为他掌管着凡人的生死。

杨俊将这个事情否定掉了,再说那也不算善事,反而是坏事,因为他欺骗了老妈来着。

至于公交车上让座这种事情,倒是有过几次,勉强算一些吧。

再然后……

杨俊想不出来了,也没时间想了。

他发现二号楼里面,起风了……

鲁迅先生说得好——世上本没有路的,只是走的人多了,才有了路。

所以,杨俊才敢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古都大学神秘的所在——二号楼,为的就是和寝室的兄弟赌上了一个月的午餐。

只是,这个世上不会真的有红衣女鬼吧?

疑问刚冒出来,杨俊就知道不好,自己一下子好奇两件事,就是两个厄运降临,这……

杨俊身上这种说不明道不白的气运很快就应验了,先是听到一阵咚咚声由远及近,快速的鼓点在黑暗中传入耳中,心跳也开始快了起来,厄运~

然而还没有想完,就感觉脖子一凉,似乎有人在背后吹凉气。

杨俊整个人都不会动了,浑身肌肉僵硬,似乎大脑已经控制不了身体,想转个身都困难无比。

只是心中哭的心都有了,这第二个厄运来的太过古怪了,是有人在耳边吹凉气,没有错。

,杨俊一咬牙,猛地回过了身子,然后就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

“啊——”

因为害怕而发出叫声是人类一种自我保护的意识,自古有之,一方面可以给敌人一种震慑,另外还可以给自己壮胆,没看老祖宗们,拿着石头帮子杀熊戮虎的时候都会嗷嗷叫着进行吗?

杨俊敢保证,自己这一嗓子放到远古,能把一头熊瞎子震成轻度残疾,即便是帕瓦罗蒂来了也得跪的高度,那张脸听到这声叫,眼睛睁得老大,然后发出了一声比杨俊还高的声音,然后杨俊耳朵里面除了嗡名声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两个人的叫声吓了简星道一跳,二号楼的传闻他自然是听过的,却一直没有当回事,在他看来,异能者还有时间倒流都是具象存在的,而鬼魂则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不然没有办法解释,父母死后却没有回来看自己。

所以他想当然的认为鬼魂是不存在的,然而心中想的是一回事,真到了跟前又是另外一种感觉,尤其是二号楼的传闻可谓玄之又玄,只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整个大一新生基本就全都知道了,现在突然听到惨叫声,说没有吓一跳那是不可能的。

“两个叫声?难不成那个女鬼找了个男鬼?”

这是脑海当中除了害怕之外,浮现的另一个念头

湘潭性病医院
抚顺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茂名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湘潭性病医院费用
抚顺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