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尊战魂 第六百九十九章 消息

2019-10-12 21:37:09 来源: 文山信息港

道尊战魂 第六百九十九章 消息

“老三,这次你做的不错,魂魔大陆的人其实也不是个个的都是坏人,害群之马皆属少数,不能一概而论,这一次你的做法还是对的。”步飞花拍了拍展星辰的肩膀,笑着说道。

这些年来,展星辰的性格一直都是步飞花担心的,因为每一次见到魔族人的时候,展星辰就跟个疯子似的,不论好坏一律的杀无赦,从来手下都是不留活口。

当然,步飞花也知道,之所以展星辰会这般做,全是因为那一次步飞花被毒尊所伤的缘故,因此惹得这位展大侠发怒了,把所有的魔族之人都定位在了必杀名单之内。

也正因为展星辰的弑杀,影响了他修炼的心境,才造成了多年来他的进阶缓慢,迟迟无法踏入战魔的层次,不然以展星辰的天赋,怕就是不及步飞花也是相差不多的。

这一点众兄弟看在眼中却暗急在心里,虽然很多时候步飞花也经常会去提点他,但奈何展星辰依然我行我素,根本听不进去,所以兄弟姐妹们无一不是为这个展三爷暗自焦急着,但却苦无办法。

每一个和展星辰要好的人都知道,展星辰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但是心底那一份弑杀的种子却是丝毫不比云战差,甚至犹有过之,不然当初灵机子也不会选择他当传人了。

现在,在见到了聂十宝之后,展星辰的心境在慢慢的转变了,对魔族必杀的心里也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也许这种微妙的变化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但无疑对他日后的修炼还是有着相当的好处的,

“二哥,谢谢,”展星辰朝着步飞花点头道:“现在我算是知道为什么师尊大人这么多年来没有对魔族之人赶尽杀绝了,因为魔族中也不凡有一些好人的存在,杀了他们会有伤天道,迟早必会受到天之法则的反噬,终而不能成就无上大道,不知道我这样理解对不对。”

“哈哈哈,小展子,你终于开窍了,太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让我们快为你担心死了。”云柔一步上前,重重的锤了展星辰的肩膀一下,关心之色溢于言表。

虽然在平时的时候,云柔总是喜欢欺负展星辰,但是无可非议的,做为从天元帝国中一路搀扶走来的兄弟姐妹,云柔的心里却是担心展星辰的,关于这一点所有人都是知道的。

“兄弟,相信你很快就能追上我们了

。”柳飘风也是走上前来,朝着展星辰严肃道。

“嘿嘿嘿,不好意思啊,让你们担心了,不过以后就不会了。”展星辰出奇的没有贫,而是认真的说道,观其眼中,一抹属于感动的湿润正在悄悄的流逝着。

转过头来,展星辰的目光看向了正在拿着断斧心疼不已的聂十宝,抱了抱拳道:“兄弟,不介意的话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那你得先赔给我一把斧头。”聂十宝看了看展星辰,满是认真的说道。

“我靠。”

“哈哈哈。”

就这样,几人次把魔族之人当做了兄弟,然而这一声兄弟,却让得聂十宝付出了神魂俱灭的惨痛代价。

几年后,聂十宝不愿与云战为敌,但天意弄人,其师弟落入了云战的手中,为救其师弟聂灵,聂十宝献血造魔妃,终成就了一代魔妃降临世间,争霸天下的传说……

“对了十宝,你为什么要找我老大比武呢?难不成你见过他?”这时,血刀者阎罗问出了所有人都关心的话题。

闻言,聂十宝摇了摇大脑袋,道:“我没见过他,但是这些日子以来我经常听说他,如何的斩杀圣魂,如何的大闹刑罚堂,所以我就想见见他,不过你们别误会,我找他比武不是为了杀他,而是想找一个和我同级别的对手将我打败,看看我能不能在其中寻找到突破的契机而已。”

听聂十宝这么一说,众人才不觉恍然大悟,暗道原来这个大块头也不傻啊,还知道寻找对手从比武中突破,看来他还是有精明的一面的。

“大闹刑罚堂,斩杀圣魂。”阎罗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随即猛然一惊,满脸激动的道:“莫不是老大来了魂武学院?”

这时,众人才反应了过来,随即他们的脸上逐渐的精彩起来,就连一些没有见过云战面的慕容雪月等人,也是对传说中几人的老大充满了期待,想要看看那个将魂武大陆闹的腥风血雨的玄门五虎之首,鬼戟云战,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三头六臂。

和几人在一起呆的久了,自然对云战的一些事有所了解,此刻一听说他已经来了,一些没见过云战的人也是好奇了起来,等待着聂十宝的下文。

“怎么,你们还不知道吗?”好奇的看了步飞花几人一眼,聂十宝问道。

“呵呵,兄弟,我们都进上古山脉一年了,所以对外界的事情倒是知道的不多,老大什么时候来的,我们还真不清楚。”步飞花解释道。

“聂十宝,你快说说,你是如何听说我们老大的,他真来了吗?怎么大闹刑罚堂的?听着就很威猛,快把你知道的和我们说说。”展星辰迫不及待的道。

“嗯,好吧,”聂十宝点了点头道:“不过你们能不能再给我一点吃的啊,我…还饿。”

“我靠…”

然后一行人便是围成了一个大圈坐了下来,给聂十宝准备一大堆美食的同时,也用心聆听着属于他们老大的神奇。

聂十宝也不客气,大吃大喝的同时,也把道听途说云战在魂武学院中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向着众人说了出来。偶尔说道激动处,那一对熊掌还跟着比比划划的,整的好像他当时亲临现场似的,颇为的搞笑。

听完后,众人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叹老大果然是老大,一来魂武学院就搞出了这么大的风波,还做了刑罚堂主封了八骑,果然没让众兄弟们失望,厉害。

“飞花,那个云战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他的脾气似乎和你一样的不好,不过听着他的事迹倒是挺热血的,连战神强者都能够斩杀,挺爷们儿的,但就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慕容雪月有点不太相信的道。

也难怪,身边的步飞花已经够的了,他实难相信还有人能比步飞花更加的,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好像便是这个道理吧。

“呵呵,小姨,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相信十宝不但没有夸大其词,而且还漏掉了许多,凭我们老大的霸气,区区一个刑罚堂又算得了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大在接任堂主之前,就已经把刑罚堂的弟子斩杀一半了。”不得不说这个自称六虎的家伙,还是非常了解云战的,居然把聂十宝漏掉的情节都给掐算了出来,果然有两把刷子。

“嗯,六虎说的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凭着云大哥的性格,看到了灵族的姐妹受欺负,没把刑罚堂的人赶尽杀绝就已经不错了,杀了一半是少的数量,说不定还会更多。”柳飘风也是点头赞成道。

此刻,在听了柳飘风那一声六虎后,慕容水蓝当即就飘了,因为慕容水蓝平生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想加入玄门五虎,这时听到连柳飘风都这般的叫他,岂有不飘的道理?

当然,接触的时间长了,众人也知道了慕容水蓝的这一点,也就见怪不怪了,兄弟们也没有打扰他的飘飘然,任由他在一旁飘着呢。

“呵呵,那倒是,如果没有这种手段,他也就不是鬼戟云战了。”步飞花笑着说道:“老大一直都有一个弊病,就是看不得身边的兄弟姐妹受欺负,那个刑风触动了老大的逆鳞,不死才怪,看来这么多年没见,老大霸气的性格还是一如当年啊。”

“咯咯,那当然,他要是改变了,也就不是云战了,飞花弟弟的话,我倒是很赞同。”提到云战,云柔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非常骄傲的笑意。

每当想到云战的那身黑衣,和那桀骜不驯的眼神,云柔都会小小的自豪一番,因为他是她的云弟弟,人称玄门五虎之首,鬼戟…云战。

“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现在干啥呢,真有点想他了啊。”云柔低声的念叨着。

“是啊,我们也想他了。”展星辰抽了抽鼻子,心里也是有点不得劲儿了,让云战独自去面对一切,不是他这个兄弟应该做的,做兄弟的,应该时时刻刻跟在老大的身边,为他分担着一切,才够得上兄弟这两个字。

在展星辰的一生中,他只佩服过一个人,那就是把众兄弟从天元帝国中带出来,后扬名武魁之榜的云战。

因此云战的名字,也已经逐渐的在展星辰的心里扎下了坚固的根,,变成了无可代替。

“不用着急,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老大了。”步飞花信心满满的说道:“百云梯的时候,老大一定会如约而至,到时候,就是我们兄弟重聚之时。”

“呀,不好。”这时,云柔不禁慌张了起来,焦急的道:“飞花弟弟,我们快去百云梯吧,连魔族的人都知道云弟弟来了上古战场,碍于他手中的风之戟,魔巫两族一定会派很多人去杀他的,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呀。”

不得不说女人就是细心,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可在听了云柔的话后,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但没有丝毫担心的神色,且还在之后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芜湖治疗宫颈炎方法
郴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廊坊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芜湖治疗宫颈炎费用
郴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