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藏经阁 第五百五十六章 再斩一人

2019-10-12 19:42:45 来源: 文山信息港

移动藏经阁 第五百五十六章 再斩一人

丹尊的脸色变色,在这九幽狱中的每个人,哪个不是想逃出去。

这个小孩是年少轻狂,还是无知者无畏?

“小子,你是不知道这九幽狱的可怕吧?”丹尊强忍着心中的怒意。

“可怕?不会啊,这里的环境恬静优雅,清新怡人,凉爽舒适,渴了伏下身子就能喝到水,饿了随手一抓都能弄到吃的,无聊了,还有这么个老怪物陪着我玩耍嬉戏,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不止是丹尊无语,就连老怪物都已经无言以对。

丹尊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装疯卖傻,还是真的无知者无谓。

“小子,我是丹圣,只要你放了我,我便送你几颗丹药。”

白晨瞪大眼睛看着丹尊,一脸迷茫的问道:“丹圣?很厉害吗?”

丹尊已经咬牙切齿,正当白晨靠近他之时,突然抬起一脚,想要一脚踹死白晨。

可是,白晨只是轻轻的一闪,如今的丹尊本就是缺一条胳膊,另外一条手臂还被冰封,所以他的攻击路数有限,想要避开他的攻击路线,实在是太容易了。

白晨咧嘴笑起来,突然双手抓住丹尊的右腿。

惨绝人寰的嘶喊声,在封闭的洞窟内传荡,丹尊的一条腿,生生的被白晨扯断。

丹尊也不明白,这个小孩小小年纪,哪里来的这般可怕的力量。

白晨将手中断腿丢开,看着丹尊摸着下巴diǎn头:“嗯,这样就平衡多了,左胳膊和右腿。”

此刻的丹尊已经是鲜血淋漓,説不出的凄惨。

“小子,我要你死!”丹尊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不好……小子……他要动丹气自爆!”老怪物突然大吼道。

丹气,这是炼丹师的独门绝技,千万不要以为炼丹师就是手无缚鸡之力。

虽然炼丹师的武功普遍低于纯正的武者,可是同样也有保命的绝技。

先不説那些层出不穷的丹药。即便是被逼入绝境,炼丹师依然拥有着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招。

每炼制一颗丹药,炼丹师便会吸纳其中的一丝丹气,就如同修炼内功一样,将之储备在自己的体内。

作为一个丹圣,炼制过的丹药何止千百,所吸纳的丹气。更是浩瀚无比。

这丹气对身体有着无与伦比的效果,比之任何的灵丹妙药都要神效。

当然了,丹气更能作为的手段,瞬间释放丹气,所产生的破坏同样也是恐怖绝伦。

想要抑制炼丹师的丹气爆,很简单。那就是以同等的丹气或者更多的丹气,打入对方的体内,堵塞住丹气的迸。

白晨突然摁住丹尊的腹部,丹尊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因为他现,一股比他更加浩瀚无比的丹气,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经脉、穴位,完完全全的堵塞住。

而他体内的丹气。彻底的被堵塞在穴位之中,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溢出一丝一毫。

“不可能……怎么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你……”

“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你真的是丹圣吗?如此稀薄的丹气,真的能够让你成为丹圣?”

丹尊的脸色苍白:“怎么可能……你的年纪,怎么可能有如此浩瀚的丹气?你是真正的丹圣?”

不只是丹尊不敢相信,老怪物同样也是满脸的错愕。

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丹尊体内丹气的变化。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个徒孙辈的弟子,丹气之充盈,几乎已经是独步天下的地步。

可是今次他在看到白晨打入丹尊体内的丹气后,他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浩瀚。

丹尊的丹气与这个小子打入丹尊体内的丹气相比,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

太浩瀚了,如果没有炼制过数十万的丹药。是不可能有如此充盈的丹气的。

这丹气也如同内功一样,不可能让旁人帮忙炼制,然后让他吸纳,只能是自己亲自炼制的丹药。才能被吸纳。

丹尊终于露出恐慌之色,他可以不惧怕任何人,哪怕是那个老怪物,如今一样栽在他的手中,他甚至敢和任何人拼命。

可是面对一个丹圣,一个真正的丹圣,他终于露出了敬畏的表情。

不同于他这种半吊子,对方可是真正的丹圣。

不需要太多的证明,只是看对方那比自己更盛千倍。

“你不是想死吗?我成全你!”白晨的眼中冷光一闪而过,手心中的丹气迸而出,直接打入丹尊的体内。

此刻的丹尊所有经脉、穴位,早已像是一个膨胀的气球。

白晨只是再加入了一diǎndiǎn,丹尊的经脉瞬间崩溃,口中大口大口的呕血。

丹尊绝望的看着白晨,这小子根本就不吝啬自己的丹气,居然用如此奢华的方式杀人。

这小子是这天下

,败家的败家子。

这丹气不同于内功真气,会慢慢的恢复,用多少那就少多少。

这小子却用笨拙的方法,用丹气撑死自己。

丹尊想要反抗,可是突然之间,他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反抗。

这个方法虽然笨拙,却让自己毫无自救的办法。

丹尊的身体在颤抖,因为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可是白晨却依然在毫不吝啬的往他体内灌注丹气。

“还不给我死!”白晨一声低吼,掌心猛然一吐。

啪——

丹尊的整个身体瞬间炸得粉碎,没有爆炸,整个身体却是瞬间粉碎。

整个冰墙都被丹尊的血肉染色,场面恐怖之极。

白晨从地上捡起丹尊掉落的那把匕,以及那个装满了老怪物金血的小碗。

“原来是想炼制玄骨丹,就他这半吊子的水平,炼一百次,一千次也不可能成功的。”白晨双眼放光的看着老怪物。

老怪物顿时被白晨看的头皮麻,作为一个一只脚踏入天人合一境地的绝代人物,他的全身上下,都可谓是至宝。

而他突然现。眼前的这个小子是个丹圣,更是让他觉得心惊胆战。

不同于丹尊这种半吊子,丹尊是以皇天门特殊的方式,让他突破丹圣的境界,可是一辈子也只能炼制出一颗二十阶以上的丹药。

可是真正的丹圣不同,而且真正的丹圣,更能够理解他的作用。

白晨挥舞着手中的匕:“北冥玄铁打造。怪不得能切开你那半圣的身体,不知道刚才的打斗,有没有损伤。”

白晨笑盈盈的走到老怪物的面前:“让我试试这匕坏没坏怎么样?”

“小子,你不要乱来。”

“你是在威胁我?”白晨一脸惊惧的躲开:“不要吓我,我胆子很小的……”

老怪物一脸黑线,刚才袭杀丹尊的时候。怎么不见他胆小了?

“你到底想要如何?”

“你这全身都是宝,我怎么会想要如何呢。”白晨摆弄着手中的匕。

匕落在这小子的手中,老怪物一阵心惊胆战。

丹尊至少只是隔三差五的抽一diǎn血,可是这小子若是真的起了心思,指不定下一刻就要把自己抽筋扒皮了。

而且这小子实在是太邪门了,小小年纪,武功、心机以及丹道。都高的可怕。

即便是自己的那个曾经引以为傲的弟子,当初也没如此妖孽吧。

老怪物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脸色一阵难看。

“你是皇天门的什么人?”

“曾经是,现在的我,只是皇天门的一个囚徒而已。”老怪物冷酷的説道。

“那如果我放你出来,你是向我出手,还是向皇天门?”

“即便放了我也没用,没有人能够离开九幽狱。”老怪物冷笑道。

“这是我的问题。我能进来,自然就能出去。”

“你要我帮你对付皇天门?”老怪物何其精明,立刻猜到白晨的意图。

“怎么样?我看你在这里也不是很愉快,要不要我们联手,拆了皇天门?”白晨笑呵呵的看着老怪物。

“皇天门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即便从这里出去,还有我那逆徒的武功。也不在我之下,而且他是真正的机关术圣师,便是老夫全盛时期,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如今这具残躯。”

白晨心中一寒,没想到这皇天门内,居然还有一个恐怖人物。

还好从老怪物的口中得知,不然的话,这次怕是真要栽在这里了。

不过,既然知道了,那就好办了。

“我只问你,你想不想报仇。”

“你觉得呢?”

“那就与我联手。”

“你就放心把我放了后,不会对你出手吗?”

“不放心。”白晨笑着摇了摇头。

他与这老怪物又不熟,更没什么交情,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他。

“我自然有办法保证你不能刀刃相向。”白晨走到老怪物的身后:“不要反抗,不然的话,我会不小心多用diǎn力气的。”

老怪物感觉到白晨在他的背后刻画着什么,不过,他很快便明白了白晨要做什么,脸色惊变:“你在我背后刻了神武阵?你还是武阵圣师?”

“这样我就放心多了,你居然仅凭感觉就知道我刻的是神武阵,看来你也是个武阵圣师吧?”白晨很是惊奇的看着老怪物,这天下什么时候多了如此之多的圣级人物。

不过白晨丝毫不担心老怪物破解,即便他懂得破解的方法,那也要他能够得到才行。

这皇天门还真的是藏龙卧虎,刚知道了一个机关术圣师,如今又冒出一个武阵圣师。

“只要你敢对我动手,我就激活神武阵,到时候什么后果你应该知道的,就算你的身体再强壮,也撑不了三个时辰。”

“好好……老夫在有生之年,居然能遇到一个如此绝代的人物。”老怪物也不知道是在愤慨还是激动,口中连説了几个好字。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价格是多少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刘凤莲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于波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