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你撩人娱乐圈

2019-07-27 16:54:34 来源: 文山信息港

小可爱们, 此为防盗章节,购买比例超过60%即可阅读章啦~  她喊了声苏慕的名字,没人应声。∧杂∏志∏虫∧温蜜从被子里抬起身, 发现浴室门半开着,暖融融的灯光从里面漏出来。抹黑下床,温蜜下楼接了杯温水。再上楼时, 浴室的灯光依旧。她捧着杯子往浴室门跟前走了两步,站在门跟前没进去。怕苏慕在洗澡,想伸手将门给关紧实时,半掩的门直接被人往里拉开。苏慕下半身围着浴巾,裸着胸膛站在那里睨她。水汽氤氲的, 温蜜牙齿差点磕到杯沿上, “你、你知道我在这啊?”“嗯, 看的镜子。”她往浴室里探头,镶满整面墙的全身镜, 她的身影映的十分完整。“………呃,我没偷看。”温蜜小声道。“偷看你又不违法。”“…………你、你洗澡怎么不关门?”“我不知道有人要偷看。”“我没。”温蜜辩解。苏慕不置可否, 上下扫了眼她, 停在她脚上。“温蜜,”温蜜心一跳,每次苏慕这样正经喊她名字, 就代表有事情, 她结巴, “有、有事吗?”“你知道你在发烧吗?”温蜜茫然, 点头。“那你不穿鞋就乱跑?”温蜜低头,瞧见俩脚丫子赤/裸着站在地毯上,她眉毛往中间皱,“没找见我拖鞋。”“在楼下。”“哦哦。”温蜜捧着杯子就想往楼下走。没走两步,她就走不动,脚脱离地毯,被人提着腰往床边走。“你安静待着。”苏慕将人放在床尾,开了顶灯,取了她水喝了一半的杯子往楼下走。没多大会,苏慕回来。左手拎着她的粉色拖鞋,右手端着杯冒着热气的水杯。将水杯重新塞到她手里,拖鞋弯腰放在地毯上后,苏慕转身去穿衣服。水的温度有点高,对于夏天来说,温蜜喝不下去,下床踢踏上拖鞋,她端着水杯放到床头柜上,打算等凉一点再喝。转身时瞧见苏慕手里拎着体温计,坐在沙发上对她示意。温蜜慢吞吞走了过去,探额头让他测体温。苏慕低头看度数,温蜜背过身取了睡衣去洗澡。从浴室出来,瞥见苏慕在打电话。温蜜用毛巾擦着头发,听见了沈安安三个字后,立即耳朵竖的高高的。但苏慕的话非常简单,没说几个字就挂了电话。打探不到任何事情,温蜜索性懒得理,陷在另一沙发上专心擦头发。没一会,苏慕站她后面,将她的头发全部拨到一侧,另一侧的脖子露出来。接着温热指腹袭了上去,很痒。温蜜缩脑袋扔了毛巾,往一边躲,“苏、苏慕,你干嘛?”苏慕斜斜坐在一侧,低眸瞥向躲到远处的温蜜,扬了扬手里的创可贴,扯嘴角,“我数三秒。”温蜜:“………”乖乖从沙发一端走到苏慕跟前,坐下。苏慕一只胳膊撑着沙发,斜睨她,“够不到。”“………”没起身,她屁股在沙发上往苏慕那地方挪了五公分。苏慕撕开外包装,依旧睨她,“够不到。”“………”又挪了五公分,温蜜余光瞥见苏慕还要开口,猛闭着眼在苏慕开口之前,小声抱怨,“都贴着你坐了,还要往那里挪?”腿挨腿,肩抵肩的。苏慕低呵,缓慢开口,“我要说的是,把头发拨开。”“………哦。”温蜜将头发拨到一侧。苏慕:“歪头。”温蜜听话照做,努力歪着脑袋将脖子暴露在苏慕眼前,察觉到苏慕的视线越来越幽深,温蜜直觉胆颤,生怕苏慕一不小心再咬上去。苏慕的手指探了上去,指腹接触,那种感觉越发清晰,温蜜又不敢缩,只能心颤颤,小猫似得说,“苏、苏慕,你可别一冲动再咬我一口。”苏慕手一顿,手下的动作轻柔的继续着,“我没那么饥渴。”“………那你今天……咬我干嘛?”温蜜努力想瞥他神情,奈何看不到。“你说呢?”苏慕的手摸到了她喉结周围,有些锁喉的味道。温蜜怂的很快,“当、当我没问。”过了一分钟,苏慕贴好后收手,温蜜没察觉一只手还撑在沙发上扬着脖子。苏慕没提醒,伸手取过沙发上的手机,打开相机给人拍了张。随后很快收了手机,面色入常起身往床边走过去,“好了。”温蜜松口气转头,脖子都僵了。她揉了两下,跟着苏慕往床边走。睡前,苏慕将空调温度调高了好几度,温蜜躺在被子里冒了一阵汗。温蜜觉得这样留一夜汗,明早就能完全退烧。但她并不喜欢这种全身汗津津,黏糊糊的感觉,她将被子往下扯,只盖着肚子,但没什么用处,依旧热。温蜜悄悄坐起身,努力睁大眼睛看了眼苏慕,眼睛闭着,呼吸平缓,貌似睡着了。她喝了口凉掉的水,躺下去后热汗依旧在继续。轻呼几口气,温蜜小心翼翼下了床,动作放轻悄没声绕过床尾,来到苏慕这边。空调,顶灯遥控器都在这边放着。温蜜蹲在地上,没在床头柜上摸到遥控器。她小心拉开一层抽屉,里面胡乱丢个几个遥控器。温蜜心一喜,摸到空调遥控器,正要调低时,房间亮起一盏小灯。除了苏慕,没第三个人。温蜜背对着苏慕,皱着眉头,思索着是要面对现实好,还是装作梦游好?只是没等她选择,苏慕取过她手中的遥控器,重新丢进了抽屉里。他手心也汗津津的。“你干什么?”温蜜皱眉头,转过身,胳膊趴在床边上,可怜兮兮地撩头发,“好热,你看我脖子上都是汗。”苏慕瞧着她撩头发露出来的大一片白皙皮肤,声音低低地,眼底幽深一片,“发烧不能受凉,别任性。”温蜜没动,站在原地吸吸鼻子,“可是真的好热。”“你听话。”“我保证我不会受凉可不可以?太热了我睡不着。”温蜜大着胆子拽他的被角,晃了晃。苏慕低眉沉默,睨着她纤白手臂,抬头幽幽的眼睛看着她,一只手干脆掀开被她拽住的被角,让出大片空隙,黑压压的视线铺天盖地投向她,“温度调低点?”温蜜巴巴点头,“嗯嗯嗯。”“那自己钻进来。”温蜜话刚出口,就摸上嘴巴。语气好像不是很友善,尤其是对着苏慕这人,这种语气简直就是在找死。虽然、虽然本就是苏慕先理亏。但感受身边人越来越低的气压,她十分识相地噤了口。温蜜在心里暗暗唾弃着自己,苏慕在一边收了手机,放松地往后倚,墨眉上挑,唇角勾着冷淡的弧度,他睨着她,十分真诚地肯定了温蜜的话,“嗯。”“………”他这样坦荡承认,温蜜一时接不上话,目瞪口呆地看着苏慕。苏慕对着她,没一会敛眉又摘掉了她的墨镜,清楚瞧见她的模样,眉头舒展了些。虽然她眼睛瞪成了一条金鱼眼,但不妨着他瞧得舒服。温蜜回神,没了墨镜的遮挡,一下子怂了,结巴着问,“为、为什么?”苏慕没回她的话,站起身低低瞥了眼她,直往住院部走。温蜜忙跟上去,“哎、你去哪?你还没回答我,等一下——”——两人回了病房,温妈妈精神不太好,又睡下了。三人离开医院,叶知清约了人,离医院不远,车子便留给了两人。温蜜跟苏慕上车,坐在后车座。苏慕跟司机说了个地址,温蜜觉得那个地址有些熟悉但又记不起来,想问时,瞧见苏慕又闭眼靠在椅背上休息,又闭了嘴巴。温蜜百无聊赖刷了二十分钟微博,车子才到达目的地。等到下车,温蜜才恍然。她记得苏慕的工作室就在这附近。但苏慕并没有去工作室,而是进了一家挺别致的理发店。温蜜望着苏慕的背,询问道:“我们要一起进去吗?”理发店人/流量挺多的,万一被人偷拍到,那两人的地下婚姻关系不得转移到地上?苏慕没这方面的困扰,“不用。”你腕大你说了算。温蜜跟在苏慕身旁进了理发店。理发店店长跟苏慕是老朋友了,领着两人进了二楼独立包间。其实苏慕的头发不算长,之前为了《春花》这部剧剪短了很多,这几天又长了些出来,徐申是处女座的估摸看着不符合电视剧人物要求,前两天让苏慕再去剪短些。苏慕剪头期间,温蜜坐在一旁听着店长跟他闲聊。“怎么一脸疲倦,没睡好?”“醒早了。”“嘿嘿,你之前有工作也不会早起,怎么今天那么奇怪?”苏慕漫不经心抬眸,正对上镜子里温蜜的视线,扯着嘴角,轻晒道:“被人叫醒的,结果人拍拍屁股走的干净。”店长顺着他目光望向温蜜,了然,后继续着手下的剪刀,促狭道:“嘿嘿嘿,嫂子你胆子真大,你知道他以前的在工作室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什么吗?”温蜜老实说:“不知道。”店长:“起床气超级严重!以往跟着慕哥出去拍戏需要住酒店时,随行的工作人员甚至伍一都不敢在大清早的去喊人。”温蜜:“………”店长:“慕哥对嫂子真心不错,连这都可以容忍。”她不自在地咳了声,脸微红,想反驳时,听见苏慕低呵了声。温蜜“………”一阵沉默,苏慕瞧着镜子,“可以了。”店长又修了几下,随即停了手。苏慕起身,那店长正要给他冲洗下时,苏慕对他摆手,后转身,对在摆弄手机的某人道:“温蜜,你来。”沉迷聊天中的温蜜,茫然抬头,“干、干嘛?”苏慕:“过来。”温蜜:“………哦。”她没给别人洗过头,所以动作很是生涩。喷头里的水溅了一些在苏慕的衬衫领口,温蜜一阵手忙脚乱,上半身往前凑给苏慕擦拭。视线陡然陷入昏暗,眼前是温蜜纤细的腰身和美好起伏的弧度,鼻尖呼吸着温蜜身上甜暖的香水味,苏慕喉结滚动,微阖眼眸,右手抬起捏着眉心,有点后悔让温蜜给他洗。纯粹是在进行自我折磨。温蜜坐在一侧给人擦头发。苏慕的发质很好,手指插/在发根里,感觉不错。她擦了会,思考着得跟苏慕道个歉。一大早将人吵醒本就不对再说她后来还逃了,怎么着都是她不对。这样想着,她清了清嗓子,喊他。苏慕清隽的眉眼未动分毫,没什么波澜地,“干嘛?”“对不起,一大早吵醒你。”“嗯。”就一个十分平淡的“嗯”?温蜜心里莫名预感苏慕铁定不止这句话,果不其然下一刻,苏慕掀眼皮,墨黑瞳仁注视着她,音调很低很凉,跟早上说话时一模一样,“要不是你早上走得快,我很想将你按在床上揍一顿。”“………”很长时间沉默之后,温蜜出声,嗓子处被口水呛了下,“咳咳咳……”平息之后,温蜜耳垂红透了,心绪也乱的一塌糊涂,随意用毛巾在他头顶胡乱擦拭两三下后,就扔了毛巾。脚步微动,温蜜有些想往包间门口走。但在瞥见男人冷俊的侧脸,逃离的想法淡了下去,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在原地一阵搓磨,温蜜垂着头,后脖颈露出来,她深吸了口气,软声道:“苏慕,我认真道歉,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你可以原谅一下我吗?”一句话是她以往做错事情经常用来跟温妈妈撒娇,温妈妈很吃这一套,所以她刚才说这句话时,语气不自居就带了上些许撒娇的意味。话音刚落回想起来,温蜜自己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苏慕听完一句,果然沉默了。房间安静了好大一会,温蜜羞愤的始终没勇气抬头。苏慕瞧了会她,默不作声起身,走两步便到了温蜜跟前。女人身体娇小,脑袋垂的低,茭白脖颈露在外面,苏慕低头,眼中情绪深不可测。良久,苏慕低低道了声,“好。”温蜜心底一惊,正想抬头,不设防后脖颈上落下一个灼热的吻。苏慕阖着眼,这女人对他撒娇,他真的忍不住。她瞬间僵硬了身体,苏慕只嘴唇相贴,没多余动作,抬起身时,感受着她的紧绷的身体,脚步往前进了两步。温蜜反手捂着后脖颈,往后退,屁股挨到了供人休息的小圆桌。“你、你、你干嘛亲我脖子?”温蜜哆哆嗦嗦的发问。苏慕低笑,是今天的个笑,虽然听在温蜜耳朵里像是这笑有些许阴谋的味道在里面。没等她推拒,苏慕嫌弃脖子垂着发酸,双手摸上温蜜的腿,温蜜脚瞬间离地,被人抱了起来,她惊恐地“哎”了两声,双手不安地攀上苏慕的肩膀。苏慕将人安置在了小圆桌上,但那小圆桌不能承受她的体重,轻微晃动着,还发出一阵“吱呀吱呀”像是下一刻就会散架一样。他想站直松手。温蜜察觉到他的动作,屁股下的桌子又是一阵不安的乱晃,她被唬的一条,闭眼一边搂着男人的肩膀不撒手,一边不怕死地碎碎念,“苏慕,我要是摔到了地上,咱们两个以后就势不两立。”女人还贴在他身上瑟瑟发抖,竟然还有空威胁他,苏慕在她耳蜗旁轻笑两声,没理会她的威胁,只问她,“你刚才问我什么?我没听清。”“你刚才亲我干嘛?”温蜜呆愣着回答。苏慕略挑眉,嘴唇跟耳垂隔着几毫米的距离,气息湍重,嗓音有些危险的沙哑,“亲你一口还是让我按在床上揍一顿?你自己选?”枕头上弥留着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温蜜:“………”现在只希望她昨晚睡觉时能老实点,没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举动。简单洗漱过后,温蜜出了苏慕的卧房,倚在围栏上打哈欠时,视线随意往楼下一瞥,立马抬手捂住了半张的嘴巴。苏妈妈正坐在小沙发上喝茶,脸对着围栏这边,抬眼瞥见她,立即放下茶杯,对她摆了摆手,“小蜜,起床了?快下来。”温蜜“哎”了声,视线往苏慕那方瞥了眼,脚步蹬蹬瞪的跑下了楼。这是她次见到叶知清,她跟苏慕订婚匆忙,订婚宴没办,圈里没人知道她订婚,圈外也就苏家跟温家,寥寥几人,掰着指头都数的过来。据温妈妈说,温蜜小时候是去过苏宅,见过叶知清的,但是时间太久远,这段历史已无法考究。“小蜜?小蜜?”叶知清喊她。温蜜回神,“啊……叶阿……”感觉到旁边有道凌厉的视线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她即刻改口,“……妈,你说什么?”叶知清没察觉到她的不妥,指了指她的手,“小蜜啊,你戒指呢?”戒指?温蜜低头,瞥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一时半刻没想起来戒指丢到哪里去了。想到这,她侧着眸子小心瞥了眼从刚才就一直沉默不语的苏慕,清楚见到他中指上套着戒指。他的手指纤长,骨骼又分明,细窄的戒指套在他手上格外好看。但是——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她忘了将戒指搁在哪里了。坐立难安,搓着手指没敢看叶知清,更别说苏慕了。叶知清见温蜜的为难的样子,以为温蜜跟苏慕闹什么矛盾了,瞪了眼苏慕。苏慕是她儿子,她晓得他的脾性,温蜜这副温吞的样子,出什么问题也只可能是苏慕这里出了绊子。她正想掠过这个话题时,就见一直默不作声顺带刚才还被自家母上瞪眼的苏慕,从沙发上起身,半蹲在温蜜跟旁,握住了温蜜的左手。温蜜:“????”苏慕没出声,俊眉略低,空闲的那只手从裤子口袋里面摸索一阵,掏出了一个银光闪闪的小物件。温蜜仔细去看,苏慕已经将戒指给她套了上去。尺寸大小合适,跟苏慕手上那枚是标配,是那枚不知道被她扔到哪的戒指。温蜜张了张嘴,低头瞧着他,落地窗外阳光正好,苏慕的脸半隐在黑暗中,映衬的人都柔软起来。但是没过多久,苏慕起身,脸上重新恢复冷漠疏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苏慕睨了眼温蜜,对着苏妈妈说,“她记性不好,昨晚洗澡时扔在洗浴台上忘了。”......这是在替她解释?在这场仓促的荒唐的婚姻里,苏慕是被动,吃亏的一方,此刻却站在她的立场帮她说话,给她遮掩,而真正得益的她,却连订婚戒指都搞得不知所踪。心里有点内疚,温蜜右手磨砂着中指上的戒指,抬头想说些什么,苏慕没给她机会,起身丢下一句,“过来吃饭。”一肚子话只得咽了回去。早饭过后,温蜜上楼换衣服,她还有工作。经纪人近给她接的新剧《春花》开机,她得出席开机仪式。温蜜进了房间,顺手关了房门。没两分钟,房门被打开又被关上。温蜜在衣帽间脱衣服,听见关门声,问了句,“谁?”外面没动静,温蜜放下卷到胸脯的睡裙,踱步到门旁,微附在门上听了会,才听到外面一声略低沉的回应,“我,苏慕。”声音就在门跟前响起。虽然隔着一道门,温蜜还是微红着脸退后了两步,咳了声,“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好。”“嗯。”苏慕手指在衣帽间的门把手上一阵磨砂,眼眸阖着,藏着道不清的汹涌情绪,不大会才收回手,慢步去了浴室。洗浴台上有些水渍,一只粉白色包装的洗面奶随意扔在水管边,间杂着几小盒零零散散的护肤品,旁边柜子上一只收纳箱被抽出一半,没推回去。苏慕往前走了几步,将那只收纳箱推了进去,又拉了出来。来回重复几次。温蜜出了衣帽间,四处寻找苏慕,在浴室看见他时,就见他一只手重复着这个动作。温蜜顿了一会,小声问,“………苏慕你干嘛呢?”苏慕没回头,肩膀宽阔遮着温蜜的视线,他低低开口,音色不明,“你这样子方便吗?”这样子?哪样子?温蜜惦着脚,越过他肩膀往那处看。只可惜苏慕的海拔实在难以企及,她皱着鼻子,被苏慕的身体遮挡住,缩在他背后,闷声问道:“怎么了?”苏慕扭头瞥她,眼眸墨黑没情绪,错开身,给她展示。“这样子?”说着手掌捏着收纳箱的边缘往里推了下,里面一阵瓶瓶罐罐碰撞声。“……确实不方便。”听着那阵响声,温蜜揉揉耳朵,实话实话了。“那你怎么不将东西摆出来?”只住几天不用摆出来吧?温蜜没敢将这些话说出来,视线到处乱瞅,没能想出来一套完美的说词,要命的是苏慕他还一脸要个答案的表情。她抿着嘴角,对着他大眼睛眨啊眨,试图让苏慕放弃这个想法,但是对视良久,她败下台来,“我…我...我马上就摆出来。”苏慕被往前走的温蜜挤到一旁,眼里却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温蜜开车去了《春花》剧组,书书正在影视城门口。她停了车子,书书跟她进了影视城,边走边跟她说《春花》这部剧的阵容。《春花》官宣之前一直在网上跟网友斗智斗勇,没透露主演阵容,连她这个正儿八经的主演都不知道其他演员阵容。“蜜儿姐,《春花》另一个女主演是沈安安,男一号官宣还没透露,不过估计腕很大,算是《春花》的一卖点。”“你刚才说另一女主演是谁?”温蜜怀疑自己听错了。“沈安安。”温蜜听着这个名字,沉默了会,想起两人之间渊源,一阵头疼。沈安安跟她一个公司,却比她签约早,代表作比她多,走红也比她快,在温蜜进公司前,稳坐公司一姐的位置。可是美人也会迟暮,温蜜演技在线,颜值不输那些花大价钱整容来的美人脸,走红的比沈安安更快,她在公司站稳脚跟,沈安安一姐的位置有些摇摇欲坠,再加上娱乐公司永远不缺看热闹聊八卦的人,对于谁才是公司一姐,她跟沈安安还没较劲,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内部群里讨论开了。估摸是看她比较年轻,她的风头隐隐比沈安安盛些,因此沈安安对她颇有微词。温蜜不在乎什么一姐,但沈安安不是能听得进去别人话的人,她跟沈安安聊过几次,也没解开这莫名其妙的矛盾,外加上那段时间温妈妈病情紧急,她索性也放弃了。温蜜收拾好情绪,见了导演,又对沈安安那张面瘫脸温和笑了笑,收到一个白眼,浑然没在意往导演跟旁站。直到开机仪式结束,也没见到男主演的现身。约摸真是位大牌。上午没拍摄,演员都在跟要拍摄对手戏的人熟悉,温蜜对手戏主要是沈安安还有男主演。但沈安安从开机仪式结束就没了踪影,男主演又不在,整个上午她便悠闲地在遮阳伞下记台词。中午十二点,剧组请客,地点摆在林江楼,算是剧组的欢迎宴。温蜜车子半道上拐去加了个油,到的晚。推开主包厢门时,位置只剩下两个,都属于上座。她随意挑了个坐下,便低头给苏慕发消息。她时刻记着两人现在是个订婚的状态,即使苏慕可能并不喜欢这突如其来的婚姻,也可能......并不喜欢她。她低头编辑短信期间,包厢热闹的氛围安静了下,随即一叠声腻耳的恭维声,温蜜没抬头,直到身边空着的位置有人坐下。手指在键盘上动弹着,温蜜低下的眸光下意识瞥了眼身边的人。纯黑色西装裤,裤脚干净整洁,一只手腕随意打在西装裤上,那只手很好看跟手模似得,手指纤细,根骨分明,指甲被修剪的完整圆润,特别是中指上戴着的戒指尤其漂亮。只是瞧着有些熟悉。没等她想起那戒指在哪见过,斜侧里伸出只手将她双手捧着的手机抽走了。温蜜“哎”了声,有些不高兴,谁随便动她手机,抬起头,头顶上估计能冒烟,声音有些不悦,“你干……”气势还没起来,瞧清身旁的人是谁后,顿时偃旗息鼓,怂了吧唧,结巴道,“苏……苏慕……你怎么在这?”苏慕睨着她,右手拇指跟食指捏着她的手机,瞧见她瞬间怂了的样子,唇角隐约勾起一丝笑意,转瞬即逝。温蜜揉了揉眼睛,觉得刚才自己可能出现了神经性幻觉,竟然看到了苏慕温和的笑,只是再仔细看时,又是一副冷漠疏远的模样。“你怎么在这?”她又问了遍,然后指了指手机,“把它给我吧。”苏慕挑眉,漫不经心地样子,手机在他手指间灵活转了个圈,温蜜瞧的心惊胆战,生怕苏慕不熟练,她的手机落在地上七零八落。倒不是心疼手机,是怕他没耍成帅,弄得尴尬。但是她明显是小瞧了苏慕,手机转了两个圈,稳稳落在他的掌心。动作有点小帅。温蜜吁了口气,听见他开口,音色平淡,但耐不住他天生嗓音好,仍旧很悦耳,“刚才在跟谁聊天?”“没聊天,就是在发消息。”“跟谁?”“你啊,想跟你说声中午不回家吃………”‘饭’字还没说出来,手机就被塞进了她的手心。温蜜感受着手机他残留的余温,回想了下两人的对话,隐隐有种错觉,如果她刚才不是在跟他发消息的话,苏慕可能不会将手机还给她了。这样想着,温蜜坐直身体,侧眸瞥他,苏慕侧脸冷了些,眼尾冰冷,嘴角抿着,哪来的闲情功夫逗她。果然是错觉。只是苏慕好像还没回答她个问题,他怎么会出现在《春花》的欢迎宴上。书书说过的话莫名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男主演很有可能是个大腕,当卖点。”所以——苏慕是《春花》的男主演!温蜜微微睁大眼睛,鼻间呼吸着苏慕身上清爽的味道,脑子里没震惊苏慕会接这部剧,而是突然想起来,这部剧里的几场床戏。《春花》既然被归类于教育片,剧里活色生香的场面必然要艳而不露,香而不腻,床戏也比往常要奔放一点。这才是重点。所以苏慕——他会不会介意啊。温蜜没遮掩,眯起一个笑让人拍,那小姑娘见状冷哼一声,捏着苏慕的签名转身就走。“…………”苏慕回来,眼神都没给她一个,坐下,掏出手机像是在跟人聊天。温蜜盯着会他,想起刚才被他捉弄的事情,心里有些愤愤然,“苏慕,你刚才是故意的。”温蜜话刚出口,就摸上嘴巴。语气好像不是很友善,尤其是对着苏慕这人,这种语气简直就是在找死。虽然、虽然本就是苏慕先理亏。但感受身边人越来越低的气压,她十分识相地噤了口。温蜜在心里暗暗唾弃着自己,苏慕在一边收了手机,放松地往后倚,墨眉上挑,唇角勾着冷淡的弧度,他睨着她,十分真诚地肯定了温蜜的话,“嗯。”“………”他这样坦荡承认,温蜜一时接不上话,目瞪口呆地看着苏慕。苏慕对着她,没一会敛眉又摘掉了她的墨镜,清楚瞧见她的模样,眉头舒展了些。虽然她眼睛瞪成了一条金鱼眼,但不妨着他瞧得舒服。温蜜回神,没了墨镜的遮挡,一下子怂了,结巴着问,“为、为什么?”苏慕没回她的话,站起身低低瞥了眼她,直往住院部走。温蜜忙跟上去,“哎、你去哪?你还没回答我,等一下——”——两人回了病房,温妈妈精神不太好,又睡下了。三人离开医院,叶知清约了人,离医院不远,车子便留给了两人。温蜜跟苏慕上车,坐在后车座。苏慕跟司机说了个地址,温蜜觉得那个地址有些熟悉但又记不起来,想问时,瞧见苏慕又闭眼靠在椅背上休息,又闭了嘴巴。温蜜百无聊赖刷了二十分钟微博,车子才到达目的地。

崇左专治癫痫病
揭阳哪家医院治性病好
宿迁的牛皮癣医院
银川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玉溪治疗盆腔炎的费用多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