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FGO为完美的物语献上无名花束

2019-07-27 13:03:13 来源: 文山信息港

“使用魔术之前可以打招呼吗?这对心脏太不友好了!!!”毫无准备地冲突爆炸中心,这样的刺激让真斗新几乎无法维持高傲的表象。卐杂の志の虫卐高了五度的声音听上去,似乎随时要断气一样充斥着后怕的情感。“诶?我没有使用魔术、啊!停停停!脖子、脖子要断了!”被立香毫无紧张感的语气刺激到,因为爆炸的强光暂时看不清昏暗周围的真斗新勒紧了抱住立香的手臂,不甚标准的十字锁喉姿势,让立香险些在脱离危险后死于队友之手。在逃过各种坑队友的操作之后居然死于这种理由,老师一定会笑到死。……啊!“啊个头啊!没有使用魔术就能无伤冲过高温地带,你当我是笨蛋吗?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死定了知道吗!”完全没有手下留情,不如说越想越火大的少女下手更狠,甚至连身后还有怪物追击的可能都忽略了。不过立香没有忽视周围。比起完全是普通人,到现在还没摆脱强光影响的真斗新,虽然还没有熟悉魔力的运用,立香体内庞大的魔力回路自发运作,也足以抵消掉这微弱的负面影响。当她们冲过某个范围,身后的虫群就停止了追击,而且很快散去,就好像在前方有什么让它们畏惧的存在。立香顺着真斗新的力量蹲下向后倾,将人放到地面,同时轻巧地摆脱少女柔软的束缚。“虽然我有魔术回路,但是我并不是魔术师哦。魔术什么的一窍不通,不,或者说一天之前我也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而已。”“——那你还?!”“我没有全身而退的信心,但是我也不会让真斗小姐陷入危险的。”林间的冷风吹过,立香抬手搓着被骤降温度激起一片鸡皮疙瘩的手臂,看向绑在真斗新腰间的礼装制服。“你身上的外套是魔术礼装,虽然性能一般,但是这种程度的高温短时间接触不会造成伤害的。”就结论而言立香决定做的仓促,可也不是毫无思考行动的。避开爆炸的气浪,只是短暂的高温和一点燃烧物多只会造成体表烧伤,可是被那么多翅刃虫袭击大概会尸骨无存吧?一点可能会痊愈的外伤和性命比较,立香表示她选择生命。“要不是只有你,我才不会——!!!”“真斗小姐?真斗小姐?怎么突然不说话?”真斗新碎碎念到一半突然噤声,立香回头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她们正停在一座豪宅庄园铁门前。欧式风情的建筑在这里并不特殊,让立香察觉异样的是这里过于茂盛的植被。阳光下应当是十分幽静美丽的吧?但是在这破灭的城市中,这座宅邸没有受到任何破坏。相反的,院中的植被肆意生长,文理错落的墙面上藤蔓织就出密不透风的网。房间里没有任何光线漏出,这里就像一个光芒照不进的黑洞,吞噬了一切进入的存在。危险。直觉对立香发出警告,然而这份警觉并不尖锐,神经钝痛就像是某种隐晦的提醒,昭示着此地的不祥。这座豪宅的真实立香心里也有了猜测。作为故事的开端,这座废弃的城市其实并没有被大家完整的探查过。毕竟时代太贴近现代,影响力也有限,资源更是不足。在迦勒底刚刚开始重整振作的时间点,投入资源开发这样的地方并不明智。能够在魔术侧造成如此影响的情况下,将大范围的环境保持完好,在这冬木市能做到的也就只有当地的魔术世家。换言之,这里是间桐、远坂、爱因兹贝伦三者其中之一的所在。能让翅刃虫退避三舍的……嘛,不用说也知道。还是离开吧。“失礼了。”把人打横抱起,立香飞快地扫了一眼周围,决定从豪宅附近的树林穿过去,避开虫群不受影响的范围直接奔向大空洞。好在真斗新似乎陷入了什么奇怪的思绪里,没有做出任何反抗,一路上还算顺利的进入了山洞内部。如何形容这里的氛围呢?就好像是进入了史莱姆一类液态生物的体内,空气、或者说是呼吸进入的气体变得黏稠。虽说冬木市的空气也沉重得令人不舒服,但这个山洞内部似乎已经变成了异次元一样的地方。真斗新和芙芙似乎都没有什么异样感,也就是说察觉到这里异常的只有我吗?“冬木市地下原来有这么大的空洞吗?之前完全不知道……嗯?你是不是太累了?我就说抱着人横穿城市怎么可能有这样体能的中学生!果然是在硬撑啊!快点坐下休息吧,等下要是派不上用场我可不会等你。”“谢谢关心,但是这里并不安全还是算了。”不、芙芙并不能作为标准,也就是说不会觉得这里魔力浓度异常的真斗新才是有问题的那个。立香拒绝了真斗新的提议,拉着人向中心的环形空洞上方走去。空间的异常越来越明显,岩山上方散发着魔力的光辉,然而完全没有魔力资质的少女却像是对异常免疫一样若无其事。一时间,山洞内只有立香粗重的喘息声回响。终于站到空洞边缘,立香再也坚持不住地坐在地上,芙芙关切地凑上来亲了亲她的鼻尖。真斗新好奇地向空洞内部探头望去,入目只有一片宛如湖泊的液态魔力池。圣杯是没有固定外表的,只是约定成俗地以宗教传说中的杯子为形态流传下来。而他们眼前的就是关联着冬木市地脉的大圣杯,盈满了魔力的姿态。“真斗小姐不要靠的太近哦,掉下去就糟糕了。”“啰嗦!本小姐才不会做那种蠢事——嗯?喂!藤丸你过来,我的错觉吗?那里面是不是、是不是冬木?”不耐烦挥着手的少女讶异地指着魔力池,立香凑过去,发现刚刚散发着光辉的魔力池表面像是海市蜃楼一样,浮现出符合正常概念的城市的样子,仔细观察城市中还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但这会是真的么?立香皱着眉,虽然有所猜测,但是是陷阱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万一猜错了——“等你很久了,迦勒底来的漂流者。”“诶!?”同行少女突然被什么人推下魔力池,立香来不及抓住她就被这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行动。是的,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身后,并将少女推下空洞边缘的这个人,只要是接触过fate系列的人都会认出,就是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存在。——阿尔托利亚·潘多拉贡——『亚瑟王』守护不列颠的赤龙,圆桌骑士的,骑士王,永恒…加诸于眼前金发少女的形容如山一般多,其品格本该让任何一名熟知她的人感到安心。可惜,少女的金发是冰冷的苍金色,就连鲜美的丰草一样美丽的绿瞳现在也是金属一样的色调,蓝衣银甲的骑士如今一身晦暗的黑。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Alter】黑化的亚瑟王站在立香身后静静地伫立着,手中没有那柄闻名于世的誓约胜利之剑倒是让立香安心不少,看起来对方没有进入战斗态势。如今的情况下,能够理智交流是解。“哼——你知道我?”“是的。”“真名看破么……真是个麻烦的漂流者啊,迦勒底的御主。”“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亚瑟王·Alter盯着微笑冷静的立香眯了眯眼睛,就算没有任何恶意,那份凛冽的压迫感都让人有一瞬间失去呼吸。“看来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真斗小姐、不、间桐小姐的事情吗?”一直关注着魔力池内的立香很快领会到对方的意思,真斗新在坠落的过程中宛如灵子化一样,分解消失的情形她当然也看到了。“并没有定论,只是在来的路上有了猜想,您的出现让我确定了这个想法而已。”“——这里是梦中,但也不是完全的梦境,没错吧。”“诶、没错,这里是圣杯的内部,本来你应当到达的特异点F。”黑化的亚瑟王很干脆的承认了她的想法,略显苍白失去生气的脸上露出一点欣赏的神情,聪明又得体的人总不会让人厌烦。“你的发现应当不止于此吧?你是什么时候确认那个人的身份的?”“这里是间桐小姐的梦境这件事,是从发现她开始就在怀疑了。但是,确定这件事是在遇到那些虫群之后。”立香回想着当时的情形,抱着芙芙放松了下来。“遇到虫群的地方在这之前就已经观察过了,包括那附近,我捡到的东西里有望远镜,包括豪宅和大空洞树林方向都有认真观测。我确定在那之前冬木市,起码是这片区域是不存在虫群的。”“再说一个无人的城市里出现一个普通人,不论如何也太奇怪了。加上她的衣着打扮,明显是在家休息的样子。那附近可没有住宅区啊?而且间桐小姐很快就接受了这样可怕的异常事态,如果对方认为自己在做梦,那就说的通了。”“梦境的主人意识开始清醒,出现她害怕的东西是再合理不过的。她在间桐宅的表现是畏惧又有些安心,虫群不会靠近安全区,这是另一个证据。”“这里不是梦境,这又怎么说。”“是呢,用您的存在佐证有些单薄。”立香笑了下,“主要有两点,一是这座城市太完美了,人会潜意识记住自己生活城市的细节没错,可是一个毁灭的城市都没有细节死角未免有些奇怪了。二是这里,这个是圣杯吧?间桐小姐不知道这里有圣杯,甚至对魔术都一知半解,不应该存在在她的梦境里的圣杯为什么会在这里呢。”黑化亚瑟王看着那双宛如晴空一样的蓝色眼睛,这样危险的情况下还能这样笔直的看向自己,该说是无知者无畏,还是有某种确信……不论怎么说,她确实不讨厌眼前来自天文台的御主小姑娘。“想知道答案就自己去解开谜题,难道你指望我会告诉你么?”“唉?不会么!”“为什么你那么惊讶?”“不,没什么,您说的对。”她就是想皮一下,芙芙抓抓耳后嗤笑一声。“哼。我不讨厌有胆量的小姑娘,回到’现实‘去吧,你要的答案就在那里。“亚瑟王·Alter伸手一推,立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巨力推飞到魔力池上方,高浓度魔力让她陷入溺水一样的痛苦里,就连王的声音都像是从海中传来,无限遥远。“——去吧。当你知道真相,我们会在现实中相见。”“——迦勒底的御主啊。”

百色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湖州专科研究院治疗白癜风
庆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新乡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玉溪检查妇科检查哪些
本文标签: